您的位置: TY8天游平台 > 爱情故事 > 感人爱情故事 > 画心

画心

来源:网络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1-07-15 10:20   点击:我要投稿
摘要:佛说,前生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杨柳河畔,温风暖润。清城小镇,水乡萦绕,雾气腾升,慢抹云霭。这个小镇美人如云,不论环肥盈满,还是燕瘦轻佻,都有一种别致的美感。观之,心清气爽;望之,悦目怡情。 少夫人,您的神情可以再自然一些。 清河畔边,

佛说,前生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杨柳河畔,温风暖润。清城小镇,水乡萦绕,雾气腾升,慢抹云霭。这个小镇美人如云,不论环肥盈满,还是燕瘦轻佻,都有一种别致的美感。观之,心清气爽;望之,悦目怡情。

少夫人,您的神情可以再自然一些。

清河畔边,柳丝细垂,一位少妇安然地坐着,满身璎珞的装饰,深情悦然,和蔼亲切,雍容华贵,仪态万方,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引来了不少人旁观。身后的丫鬟手举着诺大的蒲扇,为她遮阳。

她一定是位大户人家的少奶奶。他边为她画像,心里不由得暗想。

泼墨挥笔,一个时辰的功夫,一副艳丽明媚的画像呈现在纸上。端庄娴雅,宁静自然,和美的微笑,清秀的神韵,端丽冠艳。

围观的人连连发出一声声赞叹。

少妇浅笑着,看着她的画像,不禁暗暗惊喜。

谢谢公子。她回眸一笑,脸上泛起了一阵红韵,宛然一个没有出阁的少女。她施礼,便坐进了轿子。

他稍微思索了一下,便又坐下,重新画起来。一会儿的功夫,一幅画像在他的神笔之下产生了。周围的人又发出一阵惊叹。这是一副与刚才的画像一模一样的画像,唯一不同的是,少妇的神韵比之前更加迷人了,灿若春华,皎若秋月

,有一种扶柳过心的感觉。

他笑了。这才是一副真正的美人图。她脸上的红韵,是她最自然的表情,也是真正的美丽。

他是一个画师。父母双亡,一直与兄长相依为命。他以卖画为生,靠精湛的画技博得了许多人的欣赏。他精通美人图,他画出的美人,神采飞扬,顾盼神飞,与众不同。每个女子的特点没有一点雷同,也没有一点浮华的气息。许多女

子慕名而来,求取一张画像,可是都被他婉拒。他的心里,那些女子沾染了太多的脂粉气味和世俗气息,并不是最美的女子。

公子,买对手镯吧。旁边小摊上的人笑嘻嘻地说。

他驻足。看着那些精美的玉镯。突然,他眼前一亮,看到了角落里一对并不起眼的玉镯。碧绿的光泽,只点缀着一颗白色的珍珠,简简单单,比不上其他玉镯,被雕琢得珠光宝气。这副玉镯,虽然并没有被摆在显眼的位置,却有些纯

洁脱俗的感觉。

心生爱慕之感,他不禁伸手去拿那对镯子。不经意间,和一只纤纤玉手碰到了一起。

他迅速地缩回手臂,抬头看了看来人,便立刻怔在了那里。是一位女子。柳叶弯眉,笑语盈盈,暗香萦绕,浅笑眉梢,尽显风华,微风中,她的发梢飘起,朦胧的脸庞,仿若水中的白莲,风姿绰约。许久,他缓缓地说,在下无意冒犯

,请姑娘见谅。

她看了他一眼,一愣。是我冒犯了公子,公子不必多礼。

温柔缱绻的声音,一定是一位善良的姑娘。他心里想着。

既然公子喜欢这副手镯,就请公子拿去吧。她细声地说,洁白的脸庞有种神圣的感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此刻,他的心里不禁暗暗惊叹,天下竟有如此美丽脱俗的女子。

不,是姑娘先看中的,自然应该给姑娘。他礼貌地说道。

她莞尔一笑,露出皎洁的皓齿。公子不要多礼了,还是公子买去吧,我怎么会夺人所爱呢,明日我再来就是了。她微微行礼,便转身离去。粉白色的裙边,在风中缓缓摇曳,一阵清香拂过,撩起他敏感的心绪。

他心头一阵澎湃。

姑娘,手镯我买下了,就送给你吧!她回头,看着追上来的他,不禁很吃惊。

这是公子买下的,却为何要送给我呢?她不解。

他轻轻一笑,望着她的深眸。能够认识姑娘,是在下三生有幸,既然我们都喜欢这副镯子,依我看,不如一人一只吧。

有劳公子费心,那就多谢公子了。盛情难却,看着他真诚的目光,她慢慢地伸出手,接过了那只玉镯。

他冲她一笑,转身准备离去。

公子且慢!他回头,看着她迷人的面庞。

她住口不言。低头蹙眉,看着玉镯,缓缓地问,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改日一定登门造访。深深的酒窝,她的神韵不知不觉地萦绕在他的脑海。

鄙姓水,单名一个墨字……我没有家,算是四海为家吧。他略带歉意地行了行礼,便转身离去。

就在离去的那一瞬间,他仿佛闻到一阵芳香,如水仙清澈,如水莲澄明。这是他最为喜爱的味道。

他不禁驻足,回头看着她。她早已飘然远去,只有那粉色的裙边恍惚中映入他的眼帘。

水公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几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微微蹙眉,心底暗生恐慌。

这是清城罗县令的公子手下的人,城中谁人不知,罗公子罗元山是一个花天酒地、极度荒淫之徒,他的下人,武功个个高强,可谓是清城一霸了。

水公子,别来无恙。刚踏进罗府,一身紫衣的英俊公子便迎了上来,一脸谄媚的表情,充满做作的神态,让他不寒而栗。

不敢,不敢,罗公子有礼了。他面无表情地应付着。

水公子,闲话少说,今日请你过来,是想借你的手笔为一个女子画像。罗元山奉承的表情里,透露着一种阴险。

一种鄙夷之感油然而生,莫非是他又看上了哪家的女子,想用画像虏获她的芳心吗?

突然,一股熟悉的芳香在他面前萦绕,水仙的淡雅,水莲的明净。朦胧中,她出现在眼前,缱绻的笑意,凝雪般纯洁而恬淡。

参见公子。那姑娘微微施礼。

他回过神来,略带歉意地看了看姑娘……是她!他愣住了。

她注视着他,清纯可怜,楚楚动人,一个美丽的笑容慢慢在眼角融化开来,一笑百媚生,或许就是这样的情景吧。

罗元山看着她,频频点头称赞,然后打了个“请”的手势对他说,请公子画像吧。水墨突然醒悟,原来罗元山看中的就是她!

他望了她一眼。柔媚的神情,一汪温柔全部映照在她那深邃的瞳孔,这样美得极致的女子,世间并不少见;少见的是,她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脱俗的气质。金玉之身,竟深陷污泥中,他不禁为眼前的她而遗憾万分。他心想着,神智有

些错乱,眼前一片黯然。

对不起,我画不出,失陪了!他作了揖,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剩下罗元山和她疑惑而不解的神情。

罗元山起身,想把他追回。

她突然阻止了他。或许他有什么事情,公子就不必追究了,改天再画就是。她笑着,对身边那趾高气扬的罗元山说。说话间心里亦不由得对水墨产生了些许敬重。

罗元山的怒气马上换做了一脸笑意,宝贝儿,我给你的聘礼就差一副画像了,你这么美,我不会亏待你的。放心吧,我会送你一副最美的画像。这个水墨,一个普通的画师而已,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公子一定再为你寻一个画师。

她浅笑着,回头望着门外,脸上划过了一道忧郁而冷漠的痕迹。

如果说箫声的凄冷可以带走内心的惆怅,或许我会一辈子吹箫。后山上,他轻轻地吹着手中的玉箫,心里暗许一世的苍凉。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她轻轻地走到他的身边,静静地听着他吹着美妙的玉箫。寒风彻骨,月光不寒心中寒。

一曲作罢。山谷中,独留空响的回声,哀怨彷徨。

她轻叹,人世间竟有如此悲怆的箫声。歌舞升平,又岂能与此同流。

他轻吟,人世间还有一些落寞的气息,空灵绝响,此刻偏惹人心怜。

寒雾笼罩着潮湿的山峰,微风拂过,又是那种迷人的香气。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四周,没有一个人。还是那种凄凉的落寞,只是那股香气一直萦绕在他的身边。

难道是幻觉?他不禁叹了口气。自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相信自己的意识已经离不开她的身影。清幽的笑容,缭绕的芳香,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她的笑,全是她的香。吹箫引凤,点染曲眉。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却惊奇地发现她站在面前。晚风中有一种飘渺的感觉,仿佛她是从天界而来。一袭飘飘白衣,温婉的笑容,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貌。

他不禁有种凄凉的感觉。萧瑟秋风,横扫落寞,乱叶飘零。

水公子,为何深夜独自吹箫?

他仿佛听到了她柔媚的声音,从风中微微袭来。眼前恍惚一片,只见得到一汪湖水般的涟漪,浅浅地映出她的影子。他仿佛听到了她的轻叹。

姑娘,为何如此惆怅?他对着眼前的她,轻轻地问。

她默不作声,黯然神伤。脸上一丝忧伤掠过,娉婷袅娜。

一阵灵光突然在他脑海中闪现,他放下玉箫,拿起身边的画笔画纸,若有所思地画了起来。

一副绝妙的美人图在他手中出现,明眸皓齿,优雅安然,白衣飘来的清香,夭桃秾李,国色天香,她宛若水莲般在画纸中翩然而舞。姑娘,这幅画就送给你了。

她一愣,看了水墨画出的画像,不由得一阵惊叹。公子的妙笔真是让人敬佩万分,公子笔下的美人也真是妖娆多姿。只是……她遗憾地说,只是公子,你画的并不是我,而站在你面前的人也不是真正的我。

他困惑不已。她缓缓地叹道,公子画的出女子的美貌,却画不出女子的内心,或许世上的人皆为美貌所诱惑,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那些没有美貌的女子的心呢?我是宁彩晴,宁彩晴,一个并不出众的女子,仅此而已……她望了一眼水

墨,含情脉脉,却充满迷离的殇。

他错愕。

公子,彩晴对画像没有研究,可是我知道,画像最为重要的,是画心。他看着她的眼神,虚幻而飘渺。她笑着说,公子,你是个好人,彩晴庆幸能够遇见你。说完,便渐渐地离开了他的视线……

墨儿,快醒醒!你怎么睡着了?水砚将他叫醒。水墨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玉箫横在石边。彩晴?彩晴呢?他缓过神来,大叫着,起身看着四周。

这是谁?水砚拿着一副长长的画像,画里的女子惊为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吃了一惊。

大哥,你怎么来了?哦,这是我为方才那女子画的画像,大哥,那姑娘去哪里了?水墨着急地问。

姑娘?哪里有什么姑娘?墨儿,你睡着了,要不是我找过来了,你指不定睡到什么时辰呢!这里空荡荡的,就你一个人,哪有姑娘!说话不要太离谱了!水砚不解地说,莫名其妙,眼睛却直直地盯着那幅画。

水墨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一样。他拼命地回想着刚才的情景。自己确实是睡着了,可是那个叫宁彩晴的姑娘又是从何而来呢?

水砚突然大叫了一声,指着那幅画,晕倒在地。

大哥,你怎么样了?怎么会晕厥过去?水墨扶起渐渐醒来的水砚,关心地问着。

水砚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紧紧地抓住水墨的手。墨儿,你告诉我,那个画像画的是谁?

我只知道她叫宁彩晴,一个美丽的女子。水墨不急不忙地说。

宁彩晴?水砚陷入了深思,过了一会儿,他又若有所思地说,不,她不叫宁彩晴,她叫陈紫莲。

水墨惊讶地看着大哥,不明白大哥说的是什么。

墨儿,你说昨晚你见到她了?水墨慢慢地点点头。

水砚睁大了眼睛,发疯一般地跳下床,口里小声喊着,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水墨更不懂大哥在说些什么了。水砚跑过来,紧握着他的手,墨儿,你知道她从哪里来吗?水墨疑惑地摇摇头,我与她只是萍水相逢。

水砚渐渐地松弛了下来。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不禁叹了口气。

墨儿,你所见的女子是我从前的意中人。听到这句话,水墨着实大吃一惊。可是她一年前就已经死去了,怎么会出现你的面前呢?水砚转过身,不解地问。

水墨更加吃惊了。

他清楚的记得,与她初次见面时的情景,与她相遇在罗府的情景,以及山上的情景,一颦一笑,那么地贴切,那么地逼真,他摇摇头,确定那不是在梦里。

他一口气,跑到与她相遇的街道上,环顾着四周,期冀能遇见她。

让开,让开!一阵叫喊声打断了水墨的思绪。

原来今天是罗府罗元山娶亲的日子,大街小巷张灯结彩,满处喜气好不热闹。快看,前面就是迎娶新娘子的队伍了!好华贵!看热闹的人群中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声尖叫。

那当然,罗府可是富贵人家,我们小家子气的,怎么能和人家想比?又有一个人说道。

水墨无暇理睬,径直向前走去。罗府的花轿经过他的身旁,突然,一只玉镯从窗口滑落下来,滚到了他的脚边。他愣住了,低头看着这只手镯,碧绿的色泽,洁白的珍珠,奇怪的是,那阵芳香又一次地萦绕在他的周围,他猛然想到了

什么,捡起玉镯便向身后的花轿跑去。

她揭开盖头,探出头来朝他笑着,嫣然莞尔,百媚娇姿。

他停住在那里,痴痴地看着花轿从他身边经过,目不转睛地盯着轿子。

彩晴慢慢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一切恍若隔世。

他飞速地跑回家,拿起画笔,将花轿里的她画了下来。他看着这幅画,画里的鲜红是她妩媚的身影,还有那深瞳里炽热的深情。他记得刚才她的目光里的那份缱绻,是一种坚定,也有一种无奈。她要嫁人了,他的心里一阵酸楚。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那份莫名的情愫,那是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她的眼神与他交汇的那一刻起,他心底的波澜便汹涌起来。

她的每一个笑,每一个眼神,都是一副绝美的画面,他执笔挥墨,泼洒着内心真挚的情。落笔之处,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然。他一直认为,她的美是画不出来的,无论他怎样费尽心思,都不能像她那样地完美无暇,气质美如兰,她就

是一块完美的白玉,没有一点污浊的气息。

宝贝儿,你来看,这是我请画师为你画的像。罗府,洞房里,罗元山一笑谄笑地对她说。

美丽的神韵,温柔的笑容,一如她的模样,哀怨凄迷不诉离伤,空灵浅笑盈动凝霜。她笑了笑,元山,你觉得我很美吗?

当然,你是最美的人。罗元山抱着她,轻轻地说道。

元山,你还爱别人吗?她看着元山。

不,我只爱你一个,因为你最美。元山笑笑,拿起酒杯,对她说,来,让我们干了这杯。

她轻笑着接过酒杯,元山,你的生命里,最重要的女子,她是谁?

罗元山眯着眼睛,坏笑着说,当然是你了,宝贝儿。

彩晴点了点头,哼笑着,除了我,再无其他人了吗?

罗元山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看着面前的可人儿,搂着她亲了又亲,禁不住血气上涌。

彩晴一口气将酒喝了下去。然后,她看着罗元山将一杯鸠毒喝了下去。

是的,他的杯子里不是酒,而是被她事先换成了鸠毒。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狠毒,看着他吐出了鲜血,神志不清地渐渐地倒在了她的面前。

罗元山,血债血还,情债也要用情来还吧!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那幅画像,又看着倒地而亡的元山,心中不免感慨万千,眼泪滴落,融化在手心,那是一滴怎样的辛酸。重见光明后,她就再也没有流过泪。初九,最爱的人死在了她的

面前,她不禁泪流满面。

暗夜凄凉,风涌帘动。星夜静谧黯然,只有风的呼声。

一个黑影轻轻地走向了水墨的床边。就在黑影接近床边的时候,床上的人突然起身将黑影截祝灯霎时间亮了起来,他们看清了对方的脸,却同时大叫了出来。床上的人是水砚,而黑影却是彩晴。

怎么是你?水砚惊讶地看着她,紫莲?真的是你?

彩晴愣住了,这不是水公子的住处吗?

水砚却一把抓住了她的的手,紫莲,你还活着?

彩晴完全不知眼前是什么状况,她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人。你到底是谁?

大哥?彩晴?你们怎么在这里?水墨听到了喊声便跑进来。

彩晴挣脱了水砚的手,向水墨说,水公子,彩晴是来向你告别的。

告别?水墨愣住了。

紫莲,你怎么真的不认识我了吗?你果真没死,可你为什么不见我呢?旁边水砚突然失声痛哭起来。

水墨抱着大哥,看着他凄厉的哭着,不知所措起来。彩晴看着水砚,心中一阵疼痛,紫莲,我该不该告诉他。她默默地想着,许久没有回答。

紫莲,我是水砚,你忘了我们的曾经了吗?当年你不顾一切地离开了我,徒留我一人如何面对世间呢?水砚狠狠地抓住了她的手,发疯般地叫着,企图挽回眼前她的记忆。

彩晴无可奈何地说,我不是紫莲,我只是拥有紫莲的外表而已,我真正的身份是宁彩晴。

看他们疑惑的神情,她深吸一口气,朝着窗外,徐徐地说道,其实,我不是人,而是一个鬼,是一个冤鬼;我重新来到这个世界,披着的是紫莲的人皮,来完成紫莲生前的憾事,因为她也是个冤鬼。

一年前。

宁府。

小姐,不好了!丫鬟岚宁跑过来,急匆匆地对着宁小姐说,小姐,我打听到了,罗公子要……要迎娶的是……是陈家二小姐。

什么?宁彩晴的脸色突然暗淡了下来。罗元山,你到底还是背叛了我。

这……这是陈二小姐的画像……岚宁惊慌失措地递过来她要到的图像。画像上,一个温柔的面容出现在彩晴的面前,细腻柔婉,妩媚端庄,见之让人生爱恋之心,望之让人脱俗气之身。尤其那深深的笑容,百媚千转。看着她,彩晴脑

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元山喜欢的是拥有美貌的女子。

彩晴不禁自惭形秽,和她比起来,自己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女子罢了。天生丑陋的她,最值得骄傲的便是她拥有一身好的武功和一颗善良的心,她经常施舍钱财和珠宝给予那些穷苦百姓,她喜欢劫富济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爱慕着

县令家的公子罗元山,自小时候起罗宁两家就结了儿女亲家,罗元山和彩晴正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彩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与罗元山相守一生。

可是直到前些日子罗家派人到宁家来宣布取消婚约,彩晴才知道自己原来只是一颗被人任意摆布的棋子,她心生嫉妒和悲痛,发誓要将罗元山抢回来。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元山竟然是因为一个拥有美貌的女子而取消了他们之间的婚约。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气愤地说。

小姐,我打听了,陈二小姐的轿子将在明日午时经过风柳湖。当岚宁悄悄告诉彩晴这个恶消息的时候,彩晴不禁计上心来。

她和岚宁连夜出发,赶到了风柳湖。

第二日午时,一阵吹弹声打破了湖边原有的寂静,彩晴推醒了正熟睡着的岚宁,等着迎亲队伍的到来。

长长的队伍,热闹的仪式,看着队伍渐渐地靠近,彩晴不禁心生艳羡,随即她又不禁嫉妒起来,坐在轿子里的本应是我,陈紫莲,你有什么资格?

眼看着队伍就要接近她们,她们拔剑出鞘,做好了劫持新娘的准备。

就在她们正要行动的瞬间,队伍停下了,新娘从轿子里走出来,她支开了所有人,独自跑到了湖边。她看着平静的湖面,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地祈祷了些什么,便趁人不备,纵身跳下湖去。

不好了!新夫人投湖了!一个丫鬟大声叫了起来。彩晴本能地跑过去,说那迟那时快地一个轻功跳进了湖水中,用尽全力将新娘子拉了上来。

她看着躺在地上的陈二小姐,虽然身体虚弱,可是却掩盖不住她绝美的风华,丰容靓饰,长眉连娟。她心里喃喃自语,陈紫莲,世上真的竟有如此美丽之人。

彩晴不禁潸然泪下,罗元山,为了美貌,你竟忍心抛弃我,你真是虚伪。

紫莲慢慢地醒来,看到彩晴和岚宁,便发了疯般地爬起来,让我去死!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死?说着,她失声痛哭了起来,跪在地上,悲痛欲绝。

彩晴的心里不免多了份同情和疑惑,陈小姐,你为什么要选择自尽呢?今天是你出阁的好日子。

不死,我还能苟活于世吗?她抬起头,看着彩晴,我认识你,宁小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是,恐怕紫莲不能再活在世上了,紫莲有爱的人,既然不能摆脱罗公子的魔爪,那么我只能选择自荆她悲怆而无辜的眼神,让人倍加怜惜

彩晴迷茫地问,难道你不愿意嫁给罗元山吗?

紫莲摇摇头,无奈地说,我爱的人,是水砚,他为了我,和罗元山拼命,被关了起来,受尽了折磨,我不能看着他为我送死,便答应了罗府的婚约,可是我不能对不起水砚,他才是我爱的人。

彩晴的心里不禁多了份自责,她险些就伤了紫莲的性命。她暗暗悲伤,元山,你宁愿强娶一个不爱你的人,也不愿意和一个爱你的人守候一生吗?

紫莲抬头看着彩晴,宁小姐,我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新娘,求你放了我,让我石沉大海吧……只有死,我才能解脱,而水砚,他也可以不受那么多痛苦,我是个下贱的女子,不能苟活于世了。她看着湖水,笑了笑,心意决然地说。然

后,她飞快地跑到湖边,纵身跳了下去。彩晴想抓住她,可是她却已无踪无影了。只有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画出一道道弧线,徒留那份缱绻的微笑。

彩晴和岚宁都怔住了,呆呆地看着湖面。如此柔弱的女子,竟是如此的刚烈,人世间,还有什么能比此刻更让人痛心。

“啪”的一声,罗元山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彩晴的脸上。彩晴强忍着疼痛,眼里充满了泪水。贱人!你凭什么害死紫莲?你嫉妒她,还使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罗元山气急败坏地呵斥道。

你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我,我没有害她!彩晴委屈地看着眼前的爱人,往日的曾经一幕幕地浮现在面前。那些温柔的话语,那些缠绵的关怀,如今,都化成泡影了么?

你给我出去!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罗元山愤怒地说。

她叹了口气,决绝地点了点头。好,以后,我不会让你再见到我。她捂着脸,回过头来,对着元山轻轻地说,元山,你爱过我吗?如果你爱我,为何会娶另外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子呢?

看着罗元山不屑一顾的表情,她绝望了,跑了出去。

她跑到了湖边,看着微风荡漾过的微痕,心里萌发了深深的恨意。她想起了紫莲,如果自己也能和紫莲那样勇敢,说不定早就解脱了。想着,她慢慢地向湖心走去。元山,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报仇;紫莲,如果有来生,我

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也为我,报仇。

一个身影,跃入了清澈的湖水,水滴溅到了湿润的岸边,勾画起涟涟痴迷。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世上有些情,总是讲不出根由的,有些恨,却永远有一个理由。

彩晴抬起头,忍住欲流的泪水,看着惊愕的水墨和水砚,缓缓地说,我和紫莲,虽然是不同的人,也是拥有着天壤之别的人,可是我们却同病相怜。我发过誓,若能有来生,我会再来到这个世界报仇。我在阴间,用自己的功力,换来

了100天回到阳间的机会,就是为了通过紫莲的手、通过我的心来杀了罗元山,这个万恶不复的人。彩晴狠狠地说。

你杀了罗元山?水墨和水砚都惊住了。彩晴点点头,这个恶人,我若不除,天必除之。我会爱上这样一个恶人,从头至尾都是一个错误,我穿上紫莲的人皮,扮作她的模样,亲手杀了他。

水墨看着眼前的彩晴,暗自敬佩。从相遇,到相识,一切都仿佛在梦中一样,他终于知道,原来他所暗暗钟情的女子,只是一个幻化成人形的鬼。可是,他一点都不后悔。她善良而又温润的心,是她的最美。爱上她,他绝不会后悔。

画像最为重要的,是画心。他突然想到,那天夜里在山上,彩晴对他说的这句话。

最美的情感,不在外表,而在于内心。水墨若有所思地对着彩晴说,彩晴姑娘,我愿为你重新画像!

彩晴转过身,看着信誓旦旦的水墨,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她笑了,认识他,是这一百天来最美好的回忆。原本她期冀着自己能用100天的时间为自己报仇,可是,这100天的时间她却看清了更多的东西。

可惜,水公子,明日初十,就是我在阳间的最后一天了。彩晴遗憾地说,带着些落寞和不忍。从她见到水墨的第一刻起,她就爱上了他,只可惜,她完成任务后就要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相见恨晚的疼痛,让她不免凄凉。爱上元山,

她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可是却换来了仇恨;爱上水墨,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可是却换来了真心,只是,爱恨别离,往往就在顷刻间……

彩晴姑娘,能让我一睹你的真实面容吗?水墨恳切地说。

彩晴一愣,遗憾地说,水公子,彩晴不美,彩晴只是一个丑陋的女子。

水墨摇摇头,我欣赏的不是你的美貌,而是你的真实的内心。

彩晴笑了,说不出的感动和不忍。如果她与水墨有缘,为何上天安排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

她转过身,慢慢地扯下身上的外皮,另一幅面孔清晰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水墨看着她,是的,她长得并不美,可是却有脱俗的气质和灵魂,她是个狭义的女子,也是个刚烈的女子。

水墨执笔,端坐着画了起来,他胸有成竹,挥洒自如,画中的女子,蕙心纨质,林下风气,顾盼神飞,带着刚强,带着坚毅,有一种超脱的气概。一颦一笑,虽不是倾城色,可是妩媚生姿,淡雅超然。

抬头看着彩晴,她早已泪水涟涟,无语凝噎。水公子,这是你画的最美的画像,彩晴受之有愧。

水墨淡然地放下画笔,向着她盈盈笑靥,四目相对,深情一笑。人世间百媚千红,我独爱此一种。情深缘浅,只愿来生有爱,与你重逢……

后记:

墨儿,人世间最美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水砚看着正忙着画像的水墨,笑着问。

当然是彩晴和紫莲这样的女子。水墨不停地画着。

水砚看着画中的紫莲,莞尔翩然,回想往日种种,一份心酸涌上心头。紫莲,你可以含笑九泉了。

墨儿,你想念彩晴吗?他回过头,问水墨。

水墨不禁停下手中的笔,喟然长叹。大哥,如果没有遇见过彩晴,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也许你的画根本不会画的这么逼真和动情。水砚笑了笑。

水墨点点头,他环顾着房间里大大小小的画像,不由得心生感慨。

画像最为重要的,是画心。这句话,又一次地响起在他的脑海。

他想她,日日夜夜地想,她的画像,他不知已经画了多少遍,每一遍都是不一样的韵味。在他的心里,她是最美的。

他笑了,看着面前的她的画像,仿佛感觉彩晴从画中走出来一般,浅笑深情,妩媚荡漾,那阵熟悉的清香又一次地萦绕在他的身旁,水仙般清丽,水莲般淡雅……

彩晴,水墨等着你,如果有来生,我愿在黑夜里,等你披着月光,走到我的身旁。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湮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目光比月色寂寞。

爱着你,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是我等你的执着,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TY8天游平台会员交流QQ群:34545718 , 期待您的加入!

分享到:
0
顶一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手机访问
  • 手机扫描二维码
    访问TY8天游平台网站
  •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TY8天游平台官方微信
  • 发表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