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TY8天游平台 > 爱情故事 > 感人爱情故事 > 走失在遇见中

走失在遇见中

来源:网络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4-06-09 20:46   点击:我要投稿
摘要:夕阳的余晖斜洒在身前偌大的窗户上,将透明的窗户烘培出一块黄晕,橘黄色的阳光暖暖的。小言推开一扇窗,清凉的晚风像挣脱已久的束缚一般,逃窜进室内,小言的发丝被吹得凌乱飞舞着,她静静地望着窗台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怅然若失,或许 生活中的很多时候,两个人的相识就

夕阳的余晖斜洒在身前偌大的窗户上,将透明的窗户烘培出一块黄晕,橘黄色的阳光暖暖的。小言推开一扇窗,清凉的晚风像挣脱已久的束缚一般,逃窜进室内,小言的发丝被吹得凌乱飞舞着,她静静地望着窗台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怅然若失,或许生活中的很多时候,两个人的相识就像这路上来往的行人一般,相遇之时也意味着擦肩而过。

“我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抛开所有的烦恼,写几封短短的信……”

“来一封。”

“真的吗?”

“嗯嗯。”

看着空间上的回复,小言的心底涌上一丝惊喜,仿佛萎蔫许久的花朵又有重新发芽的迹象,渐渐地,心底的失望、恐惧再次掩埋那一丝惊喜,发芽的幼苗又显现出死亡的迹象,“真的会有再开始的希望吗?”小言不敢再尝试,她害怕心中那希望的藤蔓疯狂生长到最旺盛的时候被人一把扯掉的疼痛,那种疼痛让人窒息。然而,沉默了许久之后,小言还是从书架上抽出那精美的信纸。

“昔日的老朋友

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自从毕业之后就没有见到你了,听说你考上的大学很不错,真心为你感到高兴。这么久没见面,提起笔给你写信,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有没有遇到让你心仪的女孩子?遇到了一定要勇敢去追求哦,缘分是很微妙的东西,错过了就很难再遇见了,期待你的来信!

祝天天开心,永远幸福!

小言

2014年4月28日”

小言缓缓落下最后一笔,望着自己娟秀的笔迹失神了许久,然后才慢慢合上信封,站在窗前凝望。

“同学,你的脚能再长些吗?”汤风缓缓地转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小言,汤风想不通,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好动?上课脚还在课桌下动个不停,这已经是第三次踢到他了。

“不好意思,我可能有多动症。”小言将发丝捋到一旁,一脸可怜状地做了一个求饶的姿式,看到汤风无奈转过头去的神情,小言咧开嘴傻笑出了声。阳光透过窗户上方的空隙洒下来,将那张纯真无邪的笑脸映衬得就像冬日的阳光一般灿烂温暖。

汤风听见身后传来的爽朗笑声,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就这样,在进入高中的第一天,小言认识了这个有些绅士风度的男孩子。渐渐地,两人熟识起来。

汤风的个子不矮,样貌也不赖,穿上一身白衣,有些像很多花季少女会迷恋的青春偶像剧里的男主角,最重要的是他会打篮球,而且打得很不错,每个星期天的下午,他都会和邻班打上一场激烈的篮球赛。小言虽然不会打篮球,但是她喜欢看篮球赛,篮球场上那一个个为了目标齐心协力的身影,总是能让她感觉很青春,很有激情。所以,只要有时间小言都会去看汤风他们打篮球,而每次比赛,汤风所在队几乎都会赢,去了几次之后,邻班的男生都认识了小言,有时候,他们会开玩笑般拜托说,“莫小言同学,能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每次你来,汤风那小子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猛进球。”汤风的脸浮上了一层红晕,“你找打!”他扬起拳头向邻班的男孩追去。面对同学的这些话语,小言每次都只是笑笑,她知道,她跟汤风只是很好的朋友,她不想因为大家的流言蜚语而去远离一段纯真美好的友情。可是,那时的汤风也是这样想的吗?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故事,快乐的故事,我们往往会乐于拿出来与人分享;悲伤的故事,即便被自己用最灿烂的笑脸埋藏在心里最深的地方,却还是渴望被人了解,被人关注。

六月,对紧张备考的高三学生来说,是黑色的;而对于一群还没认识到高考残酷性的高一学生来说,那是彩色的。初夏的悄悄来临,雨下得也不如春天的那般小气,忽而便是一场倾盆大雨,就像花季少男少女那摸不透的心情。

一股暖意伴着窗外的微风袭来,吹走了大家春日里的浓浓懒倦,唤来的是夏日里的激情,一场游戏更是让大家的激情达到了最高点,小言与汤风也深深沉浸在这夏日带来的美好之中。

“接下来这个纸条有趣了,莫小言同学听好了啊!这是汤风同学写的。”吴侠一边卖着关子,一边捂着嘴笑得前俯后仰,身上的肉因为笑得太“激动”而甩动着,因而惹得全班同学的目光都注视到他的身上,催促着他赶快讲下文。

“死汤风,快老实交代,你到底写了什么?”小言看着吴侠的形态,心里没底极了,用书拍打着汤风的后背。汤风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小言,“相信我,这是赞美你的话,我是认真的。”小言第一次看见汤风那么严肃认真的神情,小言放开手中的书,静静地看了汤风几秒之后,然后默默凝视着讲台上的吴侠。

“《红楼梦》中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那莫小言就是水泥做的。”吴侠说完之后又捧着肚子哈哈大笑,教室里也笑得如砸开了锅,小言尴尬地似笑非笑地扫视着教室里那一个个笑得前后颠倒的身影,直到那一个个声影渐渐在眼前模糊、模糊……,而一直沉默着的汤风的声影却越来越清晰,仿佛教室一切都变得空洞,只剩下她、汤风和那个漆黑的夜晚。

“莫小言,你怎么还在学校?”汤风看见有一个黑影蜷缩在那棵古老的樟树底下,孤单零落却又是那么熟悉,便小心地走过去查看,走进却发现是莫小言。

“汤风,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真正的爱情?是不是所有的爱情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不然爸妈的爱情怎么会破碎到如此地步?”莫小言抬起头看见汤风站在面前,仿佛他是一根能帮她解决那一个个在她心中盘旋许久、折磨她许久问题的稻草,她把自己所有的真诚与期盼都汇聚在那一双眼睛里,祈求他能给她一个准确的答案,或者说,她祈求汤风能给她一个“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真正爱情”的答案,那样,她还可以期望嗜赌如命的爸爸会有悔悟的那一天,爸妈还可以像平常人家的父母一样恩爱,以修补这个支离破碎的家。自小言懂事起,爸妈的争吵从没间断过,他们每次吵架都会摔东西,渐渐地,小言害怕了爸妈的吵架声,害怕听见那碗盘摔在地上的声音,那声音就像心碎的声音,一片一片地掉在地上,碎了之后就再也无法复原了。每一次小言站在门口听见这声音,就会转身跑出去,躲到某个黑暗的角落。以前小言会害怕、会伤心地流泪,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言再也流不出泪水了,只是蹲在树下紧紧环绕着自己的手臂,听着夜风从自己的耳边吹过,看着那黑魆魆的树影摆动着,却无处停留。

汤风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小言,感到惊异。白天那么欢乐的一张脸,夜晚却是这般的无助与害怕,原来每个人都是两面性的,有快乐的一面,也有伤心的一面,即便再欢快的笑脸下面也会有别人无法知道的悲伤,他惊呆地望着那张虔诚的脸几秒之后,在一旁的阶梯坐下,望着那一片空荡荡的操场,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真正的爱情,但是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几秒的沉默之后,汤风望着天边那隐藏于云雾中的似有似无的月亮,“我不知道你爸妈的婚姻是否真的无可挽救,如果能挽救,那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两个人的婚姻真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每天只剩争吵,不如两个人都放对方一马,这样对双方都是一种解脱。”汤风转过头看着小言。

“可我怎么办?”小言低下了头,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向汤风寻求答案。

“莫小言,你觉得累吗?当你每天这样为你爸妈之间的事伤心烦恼的时候,如果大家都累,那么大家都放手不是很好吗?有时候离婚并不是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裂,反而是一种新生,是给每个人自由,是每个人新生活的开始。”汤风露出笑脸,他伸出手想拍拍小言的肩膀,然而伸到一半,便把手放下了,笑容也变得有些尴尬。

“真的吗?”小言抬起头看着汤风,像是在问汤风,但更多的是问自己。面对爸爸的嗜赌如命,妈妈一直用自己最大的力量维持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只是不想让别人说她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妈妈曾说过:“不管我多么辛苦,只要能看见小言每天开开心心的,就不会觉得辛苦了。”小言每天用力微笑,乐观坚强地面对生活给她带来的一切,即便再难熬,她也坚持着,因为她知道她是妈妈唯一坚持下去的希望。小言一直以为爸和妈之间还有爱情的基础,只要自己和妈努力守护着这个家,总有一天老爸会醒悟的,可是老爸真的会醒悟吗?这样的坚持对大家真的好吗?

那一晚,小言走进家门,看着拿着碗正往下摔的爸爸和一旁哭泣的妈妈,“爸妈,你们离婚吧!”小言露出了笑容,那饱含笑意的眼睛里也隐含着欲奔涌而出的泪水。后来,爸妈离婚了。

小言到现在为止都相信汤风说的那句话是赞美他的,因为只有汤风知道,小言的笑脸下面掩藏着多少悲伤,多少坚强,就像水泥一般坚固。

小言很喜欢夏日,她觉得夏日有一种魔力,它让人感受到“我们既可以像不知忧又为何物的青春少年一般激情火热,又可以像历尽世间沧桑的老人一般宁静淡泊。”

小言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静静地聆听夹杂在这热烈的欢呼声之中的风声,那风声是那么的令人惬意,舒服。“哎,小言,你在干什么呢?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去给汤风加油吧,快点!快点!”小爱扯着嗓子叫道,示意小言快过去。在这个让人激情澎湃的季节,学校举行了一场校运会,仿佛给原本已经火热的校园添加上了一把干柴,让青春这把火烧得更旺了一些。汤风算得上是一个体育健儿,在有许多体育运动员的800决赛中仍旧拿了冠军,这不仅让班上许多女生开始崇拜他,更让班上的许多男生折服,连小言也不得不由衷地感叹一声:“佩服。”

或许是因为汤风的头仗打得风光无限,因而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参加各项比赛的同学也是势如破竹,连连夺冠而归,这让班上所有的同学脸上都挂满了欢笑与自豪。小言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运,进入这样一个班级,并不是因为这个班级是全校的重点班,也不是因为这个班总是获得奖项,而是因为这个班有着一位耐心朴实、尽心尽力为学生的老班和那一个个善良、团结友爱的同学,小言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一张张笑脸,它们是多么的纯真无暇!

“快点,大家都站上来,还有老师,你可不能逃跑哦!来两个男生把老师抬上去!”看出老班欲逃走的神情,班上连忙对班上的两个高大的男生招手叫道。在同学们的极力要求下,老班终于同意跟我们一起合照了,小言看着老班忸怩的动作,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也试图爬上阶梯,因为阶梯有些高,再加上穿裙子的缘故,小言试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巡视着哪边矮些,可以爬上去,可是因为大家都站上去了,所以矮的地方已经被堵住了,不能通行。

小言一脸疑惑,正愁不知该怎么办,一只手伸到了面前,小言感激地抬起头,却正好与汤风四目相对,自从那晚之后,小言虽然仍旧在每周星期天的下午去给汤风加油,却再也没有主动跟汤风说过话了,小言很感激汤风,感激他开解自己,给自己建议,可是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当你把自己的心事昭示于他人面前时,心里总是会浮现一种奇怪的感觉,你会对别人的理解感到欢喜,却又忍不住想要逃离。莫小言或许目前就是这样一种心情吧。小言从自己的失神中回过神来,看着汤风尴尬地笑了笑,说了一句:“谢谢!”似乎没有发出声音,然而小言却听到了自己心底重重的回响声。

夏日的黄昏是充满魅力的,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小言偶尔从那一棵棵参天古树下走过,不经意一瞥,西边的晚霞尽收眼底,一块浓黄,一块火红,勾勒出醉人的图案。每每此时,莫小愁回家的脚步总是被那天边的晚霞吸引住,不自觉穿过那热闹非凡的操场,爬上那寂静的单杠,放上一首歌,静静地欣赏那一片晚霞,直到最后一丝红晕褪去,然后晚风习习而来,她白色的长裙随风舞动着,单杠上的书页也随风翻动着,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管此时小言的心里有多少忧愁,都会因这夏风和晚霞的抚摸而变得无比的宁静。而现在的晚霞是小言见过的最美的,因为这一抹晚霞将这照片上的每一张笑脸都映衬的那么动人,她和汤风也是如此,没有了尴尬,只剩下真心的笑容。

有人将人生的情感归为五种境界: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和相许。小言知道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与你相爱、相许的,有的人仅仅是与你相遇,有的人与你相遇之后会相识,甚至相知,然而却是用来一辈子怀念的,小言和汤风或许就是这一种吧。

“莫小言,今天晚自习后我在学校的古樟树下等你,我会一直等到你来为止。——汤风”

小言手里紧紧捏着那张纸条,纸条上的字迹已经被手中的汗水浸得模糊不清,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一个个离开,直到整个校园都变得如死一般的寂静,小言仍旧没有勇气走出教室,她害怕汤风会做出如她此刻心中所预测的举动,如果真是那样,她该怎么办?她努力让自己想出一个办法,可是她越是努力,脑子反而越是一片空白,最终她还是将校园里的最后一盏灯熄灭了,拖着灌了铅的脚在漆黑的校园里行走。

“莫小言,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汤风看着缓缓而来的小言有些恼怒,便径直向小言走去。小言看着向她走来的汤风,感觉心里有些压抑,身子有些不稳地往后倒退了几步,直到汤风站在她面前,两人沉默了许久,看见汤风欲言又止的神情,小言的心更加慌乱了,她低下了头,“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走了,我妈会担心的。”随后便慌乱地迈开步子从汤风身旁离去,想尽快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莫小言,我喜欢你,你……你愿意跟我交往吗?”那紧张而急促的声音在空荡而漆黑的校园里是那么的响亮而有力,小言提着的心被震动的似乎要破碎一般,这个可怕的声音她终究还是逃不过。她看见地上的那个暗淡的影子在树影婆娑中转了一个身,树影在微风的吹拂下晃动着,那个影子却如矗立的雕塑一般坚定,夜晚的校园是那么的静谧,没有白天车嘶哑的笛鸣声、小孩的欢笑声、学生的笑闹声……,一切的声音都被黑夜那庞大的身躯给隔离了,只剩下她和汤风那强烈的呼吸声,一吸一呼,一呼一吸……,这呼吸声让小言感到惊慌、害怕、压抑,她要逃离,她一定要逃离这令人窒息的呼吸声,逃离,逃离……

“汤风,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吗?我相信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的。”小言无法忍受这死一般的静寂,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小言看见那个影子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又沉默了许久,终于她提起自己站不稳的脚望家的方向跑去,而那个影子仍旧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小言一直跑,一直跑,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她感觉自己完全无力瘫倒在地上才停下来,发现自己的脸早已经被眼泪打湿,她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寻求一点安慰。小言知道汤风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可是他和她还只是孩子,这份感情是否会有未来?他们谁也不能确定。汤风是优秀的,他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她不能因为一个谁也不确定的赌注而毁了一个男孩子的一生,即便是汤风喜欢的她也没有这个权利。这份感情实在是过于脆弱,不是吗?小言在心里问自己。

8月31号,天空下着夏季的最后一场雨,淅淅沥沥地打在小言的雨伞上,小言停住行走的脚步,伸出手去接那伞檐滑落下来的雨滴,那雨水似乎已经有了一丝寒意,凉凉的,夏天终究还是留不住,溜走了。

7月5号,是分班的日子。“小言,我听说你选了文科,是吗?”小爱捧着一大沓书走过来吃惊地问道。“嗯嗯。”小言笑着回答道,“哦。”小爱仍旧带着一丝不相信抱着书摇着头往教室外走了。小言对小爱吃惊的表情并不感到奇怪,在这个重理轻文的学校,对于重点班上的学生,几乎没有人会去选择文科,除了那些真正热爱文科的学生抱着一种不认输的心态和一丝侥幸心理外,莫小言或许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她喜欢文字,喜欢那些情感真挚的文字,不喜欢那些枯燥的公式定理。同时,或许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丝逃避的心理。

小言环视教室一圈,大家带着或新奇、或担忧、或伤感的心情忙着收拾书本和搬课桌,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小言心底涌上一股浓浓的伤感,分班,意味着分离,这个团结一致的班即将解散,怎么会不伤感?小言的鼻子突然觉得酸酸的,她猛地收回视线,才发现汤风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书本,正搬着桌子往教室外走去,小言紧紧地盯着那个渐渐远去的声影,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嘴里却像被什么堵住似的,怎么也开不了口。

一本书从桌子没有严实的空隙处掉落下来,在这桌椅喧闹的碰撞声中,书本掉下的声音就如耳边的呢喃声,小言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过去捡起了那本书,叫出了那个名字,“汤风!”汤风回过头来,看着小言,那黑色的眼眸似乎要将小言看穿一般,“你…你的书掉了。”小言将手里的书递给他,汤风迟疑地看了小言几秒,接过小言手里的书,搬上课桌走了。“汤风,你……”小言的后半句话随着汤风消失的身影飘落在空气中,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小言仿佛又看到了初中分班时那些从楼上纷飞而下的撕碎了的同学录纸屑,那一张张昭示着友情破碎的纸屑。以前小言一直都想不通,是自己的思想太简单,还是他人的思想太复杂,为什么她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的友情只是短短一年的时间便被那些昔日的好朋友当成一个笑话?而现在,小言明白了,是现实改变了人。

而今日,当这样的故事以一种新的方式再次上演时,小言心里仍旧是无限的感慨与悲痛。原来,现实就是现实,远不像童话故事里那般美好,现实中很少有人会因为做不了公主的王子,而甘愿做公主的骑士,而她跟汤风却是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为什么成不了恋人,就不能做朋友?

文科教学楼跟理科教学楼只隔了一扇大门的宽度,可在高中这两年,对小言和汤风来说,他们就像是去了两座不同的城市,一座在最南方,一座在最北方。彼此遇见的次数甚少。而高考之后,汤风去了北方最好的一所大学,小言则留在了南方的一所高校,他们之间更像是一个在天之涯,一个在海之角,唯一可以知道彼此消息的只是那亮着却从没有聊过天的qq。

大学里的小言变得越来越喜欢独来独往了,不是因为不愿与人交往,而是因为看透了许多事,与其每天忙着发展自己的人际关系,她更愿意安安静静地看几本书,写几篇文章。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而这种淡如水的生活方式应该就是小言最喜欢的吧。有时候小言也会问自己,如果那一晚重新来过,她会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虽然小言至今都觉得愧疚,可是即便那一晚再重来一百遍,她也相信自己不会改变想法,因为很多事情都无法预料,虽然会有遗憾,但是却不会后悔。

而现在,她和汤风的结局或许就是另一种圆满吧,想到这,莫小言浅浅地笑了。

TY8天游平台会员交流QQ群:34545718 , 期待您的加入!

分享到:
0
顶一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手机访问
  • 手机扫描二维码
    访问TY8天游平台网站
  •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TY8天游平台官方微信
  • 发表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