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TY8天游平台 > 爱情故事 > 初恋爱情故事 > 桥桥的初恋爱情故事

桥桥的初恋爱情故事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小小   发布时间:2009-05-11 20:28   点击:我要投稿
摘要:摘要:桥桥始终什么都没说,带着最纯真的爱关注着益伟,那份懵懂的情愫桥桥明白是他们谁也不愿捅破的。益伟经常会跟桥桥说,希望以后我们可以考上同一个学校,甚至同班。桥桥轻轻的笑说,好。他们一如既往的是班里公认的小冤家,直至朗朗的笑声陪伴他们走过最后一夏。

摘要:桥桥始终什么都没说,带着最纯真的爱关注着益伟,那份懵懂的情愫桥桥明白是他们谁也不愿捅破的。益伟经常会跟桥桥说,希望以后我们可以考上同一个学校,甚至同班。桥桥轻轻的笑说,好。他们一如既往的是班里公认的小冤家,直至朗朗的笑声陪伴他们走过最后一夏。

桥桥从柜子里取出一本影集,逐页翻开来,直至指尖停留在其中一张照片上。那是并肩站着的两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一个是桥桥,另一个是比桥桥高出半个头的清秀男孩,站在日光下的两人,如出一辙的比划着最俗气的v手势和挂着清澈的笑容。

益伟。桥桥轻声喃喃,带着青涩的笑。

桥桥与益伟是在初二才认识的,那时候刚分班,大家谁也不认识谁。老师指着教室的一角对桥桥说,那是你座位。桥桥望过去,耀眼的阳光自宽大的玻璃窗倾泻而入,平静而又温暖的铺盖在一个男生身上,那男生穿着棕褐色的衬衫,凌乱的头发遮掩不住一对微微向外翻翘的招风耳。桥桥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我竟与一个猴子同座。

益伟并不是那种阳光帅气的男生,可是只有益伟随意笑一笑,脸颊两边的酒窝就可以绽放的很是迷人可爱,所以益伟的女生缘是出其的好,甚至胜过身为女生的桥桥。每过一段时间,总会从别人口中听到益伟喜欢谁啊谁,然后讲出来给大家做笑料,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只是没有恶意的玩笑,因为慢慢的大家都会发现益伟对哪个女生都一样,他就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整天疯疯癫癫在花丛中嬉闹着。桥桥故意取笑益伟说,你要是真喜欢谁就应该好好交往才是,别整天拈花惹草的。益伟很是委屈的说,我没有,大不了我以后少接近女生咯。说归说,不必去在意,因为一个钟后它就会变成多余的废话。

猴子就是猴子,无论怎样进化也成为不了人类。这是桥桥熟识益伟后的对他的评价。益伟本是个贪玩的孩子,他不会因为上课使他的活动范围缩小了而安分的听课。开始,桥桥是不理会身旁的益伟的,桥桥总是板着脸对益伟说,你给我好好听课去。都说时间就是事实最有利的见证,不出一个星期,桥桥就被益伟同化了,在课上与益伟狂扯。桥桥与益伟课上过于活跃,被老师警告已经不是一两次了,终于在一次上老班的课时都可以笑得旁若无人的时候,老班忍无可忍的把书狠狠砸向讲桌,你俩以后别跟我坐一块。于是,桥桥与益伟被调离的老远,桥桥想,也好,我终于逃离他的魔掌了。

当益伟跑过来说,桥桥,我很想你的时候,桥桥口中含着的水差点喷射出去。桥桥瞪着益伟说,你这猴子再跑过来试试。益伟说,好,这可是你叫我过来的。猴子都是天性顽劣的,桥桥算是见识到了,无论桥桥怎么半斥半骂,益伟还是一屁股稳稳的坐在桥桥的座位上,抬着头,很无赖的尽是傻笑。桥桥始终掰不过益伟,最终算是认输,此后的益伟,更是在桥桥咬牙切齿的眼神中肆意霸道的侵略桥桥的地盘。日子长了,桥桥也懒得去驱赶益伟,因为在桥桥眼中以前同桌的益伟和现在的益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益伟喜欢把头靠在桥桥肩上,轻轻的,若有若无的,要不是听到了班里的流言绯语,桥桥并不觉的那样会有什么不妥,就如同桥桥眼中益伟一样,是极其平常的一件事。邻桌的好友问桥桥,桥,你和益伟的感情到底怎么样了啊?桥桥白了她一眼说,你丫就别乱想,我是人类,他是猴子,还能怎样。

其实桥桥对好友的话不是没注意的,只是想想,自己与益伟整一个就是欢喜冤家,的确不能怎样。如果不是某天桥桥无意中发现益伟的课本上满满写着自己的名字,桥桥也就不会注意到益伟对自己的确不同。桥桥发现,益伟对每个女生都很好,唯独总是喜欢和她顶嘴;益伟会在节日中快乐的给大家发糖果,唯独总会特地给她一个小礼物,要么小公仔,要么钥匙扣;益伟功课不好,从不找成绩好多同学辅导,总爱抱着一大堆练习递给成绩好过益伟一丁点的她,笑嘻嘻的说,物以类聚,我们一起共患难吧。桥桥想,今天我有这样的成绩,其实有一半原因是益伟造成的。桥桥静静的想了很多,也对比了很多,猛地发现自己的脸越来越热,噗噗直跳的心带点迷茫,带点紧张,带点害怕。在桥桥15岁的世界还不懂爱情的观念,她不知道这些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于是在益伟面前,桥桥学会落荒而逃。

窗外的雨滴答下个不停,湿润的空气混合着淳朴的泥土气息。桥桥望着天,淡淡那段墨绿色,不是洁净的云,依旧飘散着细细雨丝,宛如蚕丝般透亮而柔软。给,益伟挂着阳光灿烂的笑脸说,手中握着一把紫青色的折叠桑桥桥的心忽地触动了,慌忙推回益伟的伞,啊,不要了,雨小了。益伟假装生气的吧伞塞到桥桥怀里说,叫你拿着就拿着。桥桥急了,重重的把伞放到益伟手中说,都说不需要咯。说完,没等益伟反应过来,赶忙跑了出去。雨的确很小了,飘飘渺渺的,在桥桥转身的那瞬间,她分明看到益伟一脸落寞的表情。

晚上,桥桥接到了益伟的电话,那是桥桥第一次接到男生的电话,桥桥庆幸着这通电话不是家人接到的。喂,桥桥问。是我。非常熟悉的声音,那是益伟。桥桥问,怎么了?电话那头的益伟并没有直接回答桥桥,沉默了少许才出声,你近来干嘛躲着我啊?我没有,桥桥其实在说这话的时候的很是心虚汗颜。之后又是一阵沉默,安静的气氛愈发尴尬,桥桥的心更慌张了,对着电话那头的益伟吒舌的说,我有事,挂了。放下电话的桥桥抚着乱跳的心,开始有点讨厌这样的自己,喃喃的埋怨自己怎么会这样呢。

桥桥知道益伟在生气,以前就算是不理会益伟,益伟还是会对着桥桥傻笑,可是现在,她已经几天没看到益伟的笑容了。桥桥知道是自己不好,其实她也很想跟益伟的关系回到以前那样,可是在益伟面前还是会不由得的自动选择逃避。正当桥桥苦恼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的时候,益伟出现了,一如既往的灿烂的笑容,嗨,桥桥,因为没有同等级的人跟我一起复习功课我的成绩又退步了呢。桥桥忽的吓了一跳,然后笑的咯咯作响。益伟很吃惊的大叫,啊,桥桥,我现在才发现你与母鸡也不是相差太远嘛。桥桥狠狠的随意拿起桌上的书本就扔了过去,你这死猴子,你再说一遍试试看。听着耳边传来益伟的悲嚎,桥桥的笑声格外清脆。或许什么都没有变过吧,桥桥想。

益伟依然是益伟,挂着最童贞的笑容活跃在桥桥的视线里。桥桥依旧是桥桥,带着一副不屑的神情注视着益伟的一切。桥桥一直以为她和益伟从来就没有变过,也不会有所改变。可是,当桥桥看着不远处的益伟和一位她不认识的可爱女生笑得那样亲密灿烂的时候,桥桥的心竟然有点酸酸的,苦苦的,甚至对益伟有些莫名其妙的懊恼。桥桥愣住了,这样的结果是她从未想过的。看着益伟可亲的注视着那个女生,桥桥带着苦涩的心再次落荒而逃。

晚上,桥桥拿出紫木花纹的小铁盒,这个小铁盒的里面装着满满散乱的小饰品,包括桥桥随手放进去益伟的小礼物。桥桥把益伟送给她的小礼物全部挑选出来平放在淡粉色的手绢中,数一数也有十来个,桥桥想自己怎么就不记得益伟送过那么多礼物给自己呢。拿起一个手心大的麦兜小猪公仔,桥桥傻傻的笑,她记得这个公仔是益伟弄脏她的笔记本而主动赔偿的道歉礼。粉红色的小猪中间有横小小的字母,桥桥轻声念,l-o-v-e,love。这时她才发现益伟送给她的礼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礼物的图案无一例外的不是心型的就是有love字样的。桥桥看着零散的小饰品,鼻子一酸,眼泪悄然滑落。

桥桥始终什么都没说,带着最纯真的爱关注着益伟,那份懵懂的情愫桥桥明白是他们谁也不愿捅破的。益伟经常会跟桥桥说,希望以后我们可以考上同一个学校,甚至同班。桥桥轻轻的笑说,好。他们一如既往的是班里公认的小冤家,直至朗朗的笑声陪伴他们走过最后一夏。

中考的最后一天,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益伟很是豪迈的抛起手上满满的练习册,挂着轻松的笑兴奋的邀请桥桥,今天可是我们最后一天成为同学咯,所以我请客。桥桥爽快的答应,好啊,这可是你自愿的埃桥桥就这样坐在益伟的后座上,嘻嘻哈哈的穿遍再熟悉不过的大街小巷。中考过后,所有人都不会去急着去最后的结果,更在乎的是目前的自由与愉悦,或者还带有淡淡那段忧伤,如同桥桥的心情。益伟带着桥桥来到离学校不远处的河堤,那里往往能看到最美的夕阳之景。他们坐在河堤边,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和憧憬的未来,然后像个疯子似的笑得东倒西歪。益伟拿出一封信递给桥桥,很小孩子气的说,你要等我走了才可以看埃桥桥看着手上那封画满心型的粉红信封,羞涩腼腆的笑着点点头。

很可惜的是,桥桥最终没能看到那封信,益伟那天走后她还没来得及拆开那封写满秘密的信,一阵大风打疼了桥桥的眼睛,卷飞了她手中的信件。桥桥看着河面漂浮的粉色信封,终于忍不住掩面哭泣。再后来,桥桥在校门口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益伟,那是最后的毕业典礼。当桥桥决定打通电话给益伟时,她恍然发现,她既没有有关益伟的任何联系方式。带着不安与忧伤,益伟彻底的消失在桥桥的世界里。

桥桥从未忘记那个像猴子一样顽劣天真的小男孩,桥桥不止一次的回想,那封她没看到的信里面到底说的是什么呢,是祝福,是联系方式,还是朦胧的爱恋,如果当初要是看了那封信,自己和他的关系又会是怎么样呢。桥桥不知道,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一定不会像是现在这样,是对的吧,15岁的世界没有爱情。

很多年后,每当身边的朋友问起桥桥的初恋,桥桥一定会笑着这样回答,在初中啊,一个叫益伟的猴子。

TY8天游平台会员交流QQ群:34545718 , 期待您的加入!

分享到:
0
顶一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手机访问
  • 手机扫描二维码
    访问TY8天游平台网站
  •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TY8天游平台官方微信
  • 发表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