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TY8天游平台 > 测速网址 > 测速网址 > 我他妈也好想放弃啊

我他妈也好想放弃啊

来源:简书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7-02-27 18:21   点击:我要投稿
摘要:现在满打满算,我写作已经有一年多了。 昨天公司的社群里在举办朗诵比赛,我一直在听语音朗诵,耳朵都要听聋了。在常见的投稿群,遇见洗稿撕逼的戏码,闲着看了眼热闹。 结果我莫名其妙地被人撕,口口声声叫我前辈,然后用高姿态的话语,“真是心痛啊,你看看你的阅读

现在满打满算,我写作已经有一年多了。

昨天公司的社群里在举办朗诵比赛,我一直在听语音朗诵,耳朵都要听聋了。在常见的投稿群,遇见洗稿撕逼的戏码,闲着看了眼热闹。

结果我莫名其妙地被人撕,口口声声叫我前辈,然后用高姿态的话语,“真是心痛啊,你看看你的阅读量低成什么样了,当初我可是很看好你的氨

那一瞬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我很早开始写文章,却一直没粉丝,没阅读量,甚至要被比我写作晚的人嘲笑。

你们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现在突然好迷茫啊,我不知道我坚持写作的意义是什么?我鼓励过那么多人,却从没人来鼓励我,我安慰了那么多的人,却从没人知道我也难过。

我以前呢,写网文做枪手的,写过几百万字吧,尽管没有粉丝却能拿很多的稿费,那时候不喜欢码字,才华枯竭,却还是瞎编乱扯的写出来。

后来啊,我开始用安梳颜这个笔名写东西,写我经历过的,看到的那些不知人知晓的辛酸往事。我不是不会写那些道理文,那些火遍朋友圈的“什么是真正的教养”“想要婚姻保鲜,女人应该做什么”“你这样说话是没朋友的”.......

我坚守着自己的某些怪癖,那些文章我不是不会写,只是我希望,我写出每一篇文字都是能感动到你们的。

我不想用一个片面的例子,就来否定或者肯定某个人。

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我小时候呢,在北京读书,住那种小胡同里的四合院。我一个院子里只有我对面那家有小孩,长得贼黑,我心里管他叫小黑。

我小时候长得丑,比较自卑,平时没人和我玩,在学校就很孤僻,只有小黑愿意和我玩。

可对面的那个大叔是我们菜场卖猪肉的,看起来有点凶,我不太敢去他家。可是有天小黑隔着窗子告诉我,他爸给他买了红白机,让我去他家玩坦克大战。

最终情感战胜了恐惧,我跑去小黑家打游戏,并且乐不思蜀,沉迷在坦克大战的世界不可自拔。甚至没注意到平时我最害怕的凶巴巴的大叔回家了。

直到饭菜的香味传过来,我才发现大叔回家了,他有点不知所措地笑着说:“先别玩了,饭都好了,快过来吃饭”

我推脱说,我要回家了,大叔不肯,非要留我他家吃饭。

饭桌上,大叔一直说,他们家小黑不懂事,谢谢我和他家小黑玩,还说等他有空带我们一起去游乐园玩。

大叔笑呵呵地说着,虽然看起来比哭还难看。不过那一瞬间,我突然就觉得大叔人真挺好的。

那以后,我经常去小黑家玩,大叔总给我俩买冰棍,街角的糖葫芦,甚至不忙的时候陪着我和小黑打游戏,当时我心里暗暗念叨着,我爸要是也这么好,那该多幸福。

大叔不会因为小黑成绩差,就打他,甚至还会安慰他说,成绩不代表一切,最重要的呢就是会做人。和我爸对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人,每次考试,我只要少考一分就要被暴揍一顿。

不过我一直疑惑,为什么从来没看见过小黑的妈妈。

但机智如我,小黑没说,我也不会主动去问。

那些年,小黑家里的红白机,以及大叔不间断的冰棍糖葫芦,成了我整个童年的记忆。

因为高考的原因,我就回老家读高中了。高中三年我一直在老家勤奋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高三考完试的那个暑假,我回了北京,只是小黑家已人去楼空,我问起爸妈的时候,他们都支支吾吾,什么都不肯说。

有天早上去菜市场的早点摊吃馄钝的时候,无意中听见别人闲聊。

“你还记得菜市场东头那个卖猪肉的XXX吧?”

“怎么突然说起他来?”

“你可不知道,他是个杀人犯,他就是几年前被通缉的那个,逃了这么久,终于被抓住了”

“以前我就觉得他长得凶,果然是个杀人犯”

我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希望是我听错了,疯了一样地跑回家问爸妈。可是在她们的神色中,我知道,那就是事实。

或许在外人眼里,大叔就是杀人犯,小黑就是杀人犯的儿子,他们都是凶神恶煞,十恶不赦的坏人。

可是作为真实接触过他们的人,我不能和别人一样。

人有千面,我不能绝对地断定谁是坏人,谁是好人。

因为在你眼里十恶不赦的罪人或许在别人眼里就是脚踏祥云的英雄。

愿你执迷不悟时,少受点伤,愿你幡然醒悟时,物是人是

TY8天游平台会员交流QQ群:34545718 , 期待您的加入!

分享到:
0
顶一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手机访问
  • 手机扫描二维码
    访问TY8天游平台网站
  •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TY8天游平台官方微信
  • 发表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