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TY8天游平台 > 亲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春来香椿芽飘香

春来香椿芽飘香

来源:散文吧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7-03-20 18:21   点击:我要投稿
摘要:春天的到来,总是引发人们无限的遐想和美好的回味,我又想起了香椿芽儿。早春的香椿芽紫中透绿,簇拥在香椿树的枝头,煞是好看。刚刚生发出的香椿芽四处飘香,肥短脆嫩,鲜美可口,成为居家过日子餐桌上的一道美味。因为这是第一茬香椿芽,被称为“春头”,这时的香椿

春天的到来,总是引发人们无限的遐想和美好的回味,我又想起了香椿芽儿。早春的香椿芽紫中透绿,簇拥在香椿树的枝头,煞是好看。刚刚生发出的香椿芽四处飘香,肥短脆嫩,鲜美可口,成为居家过日子餐桌上的一道美味。因为这是第一茬香椿芽,被称为“春头”,这时的香椿树积攒了一冬一春的能量,全聚集在香椿芽上,因而人们很看重初春的香椿芽,

每每想起儿时春天掐香椿芽时,心中就会充满美好的遐想,指尖间留下了香椿芽的余香,现在慢慢品咂回味,仍口舌生津;想起祖母、母亲亲手为我揉香椿芽的经历,我心里涌起了满满的乡愁,弥漫的尽是香椿芽的芳香。

我记得老家的南墙根有一棵又粗又高的香椿树。大约有两拃粗,三、四米高。据说是祖母亲手种下的,也不知是何年何月栽的,我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很大了,我曾伴随着那棵香椿树一起成长,正像一首歌里唱的“它长我也长”。

随着香椿树的渐渐长大,香椿芽越长越多,一缕春风吹来,香椿芽飘香满院;随着我的渐渐长大,也就开始走近那棵香椿树,开始了对香椿树的亲密接触。从起初的掐低处的香椿芽吃,到后来掐着高处的香椿芽吃。再后来我曾爬到墙顶上、门楼顶上帮着大人们掐香椿芽,不过这个时候我掐的香椿芽不再是放到嘴里,而是放到篮子里,有时能掐到满满一篮子。

祖母就把掐的香椿芽送给这家一大把,送给那家一大把,一起品尝着被誉为“春头”的香椿芽的鲜味,香椿芽的美味飘香在东邻西舍间,品尝着香椿芽,叙说着香椿芽,香椿芽传递着邻居间的感情。

母亲把剩余的香椿芽先做成“香椿芽炒鸡蛋”,这也是当年闻名乡村的一道菜。不过那个年代跟现在不一样,那时香椿多,又不指望它卖钱,显得就便宜,而鸡蛋积攒起来不容易,相对就贵重一些,因而母亲做的“香椿芽炒鸡蛋”里就香椿芽的成分多,鸡蛋少。即使这样,一家人都吃的唇齿溢香,余香不断,母亲做的“香椿芽炒鸡蛋”里浸润着浓浓的亲情。这么多年来,母亲做的“香椿芽炒鸡蛋”使我永远难忘,每每想起,始终在我唇齿间留香。

后来我当兵离开家乡,那棵香椿树在我心中成长。四年探家期满,我回家又看到了那棵久违了的香椿树,屡屡春风吹来,香椿树在向我微微点头致意,我惊喜地发现,我惦念着的香椿树又长粗了,长高了,簇拥在枝头的香椿芽更浓密了。祖母见我在香椿树下驻足、徘徊,就搬来凳子,我见七十多岁打着裹脚的祖母要站到凳子上为我掐香椿芽,忙制止道:“奶奶,不用您,我来。”就顺手把凳子拿了过来,祖母虽然不踏凳子了,但还是香椿树下掐着低处的香椿芽,我则踏着凳子,一用力就站到了墙顶上,不停地掐着长在高高枝头上的香椿芽,香椿树上下演奏起了一段浓浓的亲情曲。

祖母把我俩掐的香椿芽加入少量的细盐,慢慢用手揉好,装在两个空罐头瓶子里,装的满满的是亲情。把其余的也揉好,放起一部分,留一小部分也是炒鸡蛋吃。临回部队时,祖母从桌上拿来那两罐头瓶的香椿芽,让我装到旅行包里。我问祖母:“奶奶,装这个干啥,又不是什么贵重物品?”祖母似乎很认真地说:“部队里没有这样的香椿芽,这是咱乡村的土特产,带回去让首长和你的战友品尝品尝。”我也不好辜负祖母的一片心意,父亲又把旅行包的空隙处塞满了易拉罐青岛啤酒,我就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归队的路。

归队后的第一天中午开饭前,我便把从千里之外老家带来的揉进了祖母深情的香椿芽拿到了饭堂,因我那时在连队当文书,与连首长及勤杂班其他人员同桌吃饭,我就把香椿芽摆到了连部的餐桌上,当然,还摆上了几罐青啤,都是家乡的特产。开始,我怕连首长嫌弃香椿芽,还有点不好意思。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首长和战友们都没喝那时很稀缺的青岛啤酒,可能怕士兵们反映搞特殊,而是齐用手抓着那一根根的鲜香椿芽品尝,那阵势不亚于吃山珍海味。指导员乘机问我:“小乔,这是谁揉的香椿这么好吃?”我说:“这是我奶奶揉的,不是香椿,是香椿芽。”指导员明白了:“这香椿芽比香椿好吃多了。”不一会儿工夫,那两小盘香椿芽被一扫而光,都在擦抹着留有香椿芽余香的嘴,似乎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这时,我的心里高兴极了,原来藏在心里的担心一扫而光。

吃完了那两瓶香味浓郁的香椿芽,我从心底里佩服和感激祖母,是祖母揉的香椿芽也让首长和战友们吃的唇齿留香,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祖母揉的香椿芽增进了我同首长、战友间的感情,还真有点“千里送鹅毛”的意味,那两瓶香椿芽我一直记着,我更记着的是祖母的恩情。

我转业回地方后居住在小城里,每年春天香椿发芽的时候,祖母就先给我揉几瓶香椿芽,等我回老家时带上,我在猜想上了年岁的祖母是怎样为我掐香椿芽、揉香椿芽的。祖母去世后,父母又开始为我揉香椿芽,一年又一年,我慢慢嘴嚼着香椿芽,我就会想起天堂里的祖母和母亲。

后来,因院里厕所改造,挖走了那棵香椿树,再吃的都是市场上和超市里卖的香椿芽了,没有了老家那棵香椿树芽的味道了。现在的酒店里,吃香椿芽的花样越来越多,除了那地道的“香椿芽炒鸡蛋”,又推出了“炸春头”、“炸春卷”、“炸香椿丸”等多种吃法,可总没有昔日老家那香椿芽香。

如今,老家那香椿芽浓浓的香味不只是留在我的唇齿间,而是留在了我心里。

(来源:散文吧)

TY8天游平台会员交流QQ群:34545718 , 期待您的加入!

分享到:
0
顶一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手机访问
  • 手机扫描二维码
    访问TY8天游平台网站
  •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TY8天游平台官方微信
  • 发表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