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TY8天游平台 > 爱情故事 > 伤感爱情故事 > 十年自己的爱情

十年自己的爱情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小小   发布时间:2009-08-14 11:50   点击:我要投稿
摘要:她都不知道,她已经暗恋一个人暗恋了整整10年。 直到那天,慧问她:静,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暗恋算不算?她突然开口。话说完,她已有些许的后悔。 算

她都不知道,她已经暗恋一个人暗恋了整整10年。

直到那天,慧问她:静,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暗恋算不算?她突然开口。话说完,她已有些许的后悔。

算埃只要是爱就可以。慧转过头来定定的看向她:静,你暗恋着一个人吗?为什么不告诉他?

为什么不告诉他?是啊,为什么呢?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直到慧提醒她之前。

她觉得就这样把他放在心底已经是一直习惯,就像她每天写字的时候要一支接一支的抽三五;就像她每天醒来都要喝一杯浓黑的蓝山;就像她每天睡觉之前都要吃安定片……

可是,现在慧突然告诉她,其实她可以告诉他的。

是这样吗?

她便坐了当晚的飞机过去看他。从昆明到西藏,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3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坐在飞机上,她开始回想所有和他有关的一切。

那时还是初一。

她一个人背着书包在拥挤攒动的人流中,看见他向自己走过来。

他穿熨烫平整的洁白的短袖衬衣,咖啡色的西装裤。头发理的短短的。脸色白净,一笑还有两个酒窝。他的笑容,干净、纯粹,不带一丝杂质。

你是初一三班的吗?我提前到了,便帮着老师们迎接新同学。他微笑的看着她说。

嗯。她轻轻的点头。

有的时候,她去慧任职的电台门口等她下班。在有着华丽喷泉的广场上,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看来来往往面无表情的行人,猜测他们真正的内心;看高楼大厦的缝隙里裸露出来的灰色的天空和空中不断变幻的云层;或者什么都不看,只坐在那里听风吹过城市上空的寂寥的声音……

静,等了很久了吧。走,晚上我请你去吃巴西烤肉。然后我们去看电影。经典的老片。波兰籍导演波兰斯基的《钢琴师》。

她看着慧从很远的地方欢快的跑过来,丝毫不顾及自己穿着CYL彩韵睐的最新款套装。她便笑出了声。

慧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心机的快乐的女子,就像林一样。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和她成为好姐妹的吧。

那时,她经常要隔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才能见林一次,在每次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

她本不屑于参加那样的聚会的。可是,那里可以看见林。仅此而已。她真觉得自己是一个奇怪而矫情的人。他们本就在一个城市。她如果想见他,只要过去就可以。他们的学校离的又不远。可是,每次林说要来看她的时候,她总是拒绝。林给她写的信她也不回。却每次在初中同学聚会时,巴巴的跑过去。

每次她去的时候,都是林出来迎接的她。就像刚进入初中校园那次一样。林会给她讲他在高中校园里发生的一切。包括学校里哪个女生喜欢他,他收到了谁的情书。等等等等。

每次,她都是坐在旁边安静的听,面带笑容。

静,上次我给你写的信,不知道你收到了没?讲完生活中的趣事,林转过头来定定的看向她。

收到了。她淡淡的答。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你知道我等你的回信等的都快疯了吗?林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带着深深的怨愤。

他的异样引起了周围同学们的注意。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他们,带着一种莫名的奇怪表情。

林,我恋爱了。他叫枫。我很爱他。他是我第一个爱的男人。她注视着大家的目光平静的说。

大家便又转过头去各玩各的。似乎对他们已失去了兴趣。

她看见林眼里忽然闪现出颓败的表情。他刚长出的喉结在他光滑白净的脖子上来回滚动。似乎因为激动,速度奇快。她看见他的嘴巴张了又合。如此来回几次。

这样埃那祝你幸福。静。他终于说出了话。然后不再看她,向其他的同学说:学校明天要进行模拟考了。我得回去复习功课了。你们好好玩。然后便转身离开了。甚至没有和她说再见。

她看着他穿着白色衬衣的高大背影在初夏的黄昏里,僵硬而孤寂的移动,终于消息在街角。嘴里的再见终是没有说出口。

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林。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不会有同学聚会。而且,即使有同学聚会,她想她也不会再去了。

不会再有人出来迎接她。

有的时候,她会拿出林写给她的信来看。整整三年的信,堆了满满一抽屉。她便一封一封的顺着次序往下看,从2000年的9月到2003年的5月。

那些信都很短,除了最后一封。那封信整整写了12页。洋洋洒洒的满是对她的思念。落款是:想你的林。

看这封信的时候,她是笑着的。可是看完了,她就哭了。

她本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所以,她对一切都无所谓。可是,林呢?

那样单纯美好的林。

所以,她编造了一个枫。

高中很快过去了。

林理所当然的考上了大学。她理所当然的落榜了。

最初的那几年里,她为生活四处奔波。在酒吧里推销过啤酒、在珠宝店里卖过钻石、在酒店里当过服务员……直到她认识到其实写作才是她最擅长也最喜欢的事情。

有的时候,慧下班后会来找她。两人一起吃饭、一起泡吧、然后一起睡觉。

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安定而快乐。只是心里永远都有一个缺口,是任何东西都弥补不了的。除了林。那是她心里的死忌,对谁都不会提起。即使亲密如慧。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慧会把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下巴上,絮絮叨叨的说着她发生过的一切。

静,我恋爱了。

她听见慧小声的说。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慧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她头发上的香味真好闻。

你爱他吗?她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满足的问。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可是,我很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

那你是否能长久的把他放在心上。即使过去很多年,依然会记得最初和他在一起时的快乐?

说完这话,她突然就想起了林。其实她同样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她觉得这样把一个人默默放在心里很多年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不懂。静,你真是一个爱情专家。告诉你,你是不是背着我谈过很多次恋爱?慧伸出手来刮她的鼻子。

慧,你知道的,我与爱情无缘。她耸耸肩轻笑着说。

与爱情无缘。

是的。

她是这样坚强而独立的女子,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也从来不与人主动搭讪。即使有人向她主动示好,她也只是礼貌的保持距离。她不要任何人走进她心里破坏她对那个模糊的概念的完美的理解。

她只相信自己最初的感觉。而且愿意为此付出一生。

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这样,就很好。

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见到慧。

那个小妮子,肯定是在热恋中分不开身吧。重色轻友的家伙。她便自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泡吧。

直到半年后的一天,她才又见到了她。

静,我失恋了。慧扑到她怀里大哭失声。

慧,不必如此。他只是一个不值得你为他掉眼泪的男人。他放弃了你,恰是对他自己最大的惩罚。他不知道,他放弃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个女孩呢。

她听见自己这样劝慧。便想起自己为林流的那些眼泪。

道理谁都懂。可是真要实施起来,又有几个能真正无动于衷?

两个月后,她又见到了慧。

静,我又恋爱了。慧又趴在她肩头絮絮叨叨的诉说着她和她的他的一切。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她突然觉得心痛。

慧,她轻轻的唤。这次,可不可以不要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只要百分之七十就好。可以吗?

可是,静,如果不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又怎能体验到百分之百的激情?

她看见慧在说这话时两眼清明。

她便无话可讲,只是把慧更紧的搂在了怀里。

她和慧终是两种不同的人。面对爱情,她选择的是逃避。而慧,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勇往直前。有的时候,她会为慧感到疼痛;有的时候,她又羡慕起她来。如果此生她也能如慧一样简单快乐、用自己所有的真心去爱一个人,她想,那应该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这次,她愿意尝试一下。

飞机到达时,已是晚上11点。

在出口处,她看见林穿着整洁的松枝绿的军装,在一群衣饰华丽的人群中分外显眼。

看见她出来,他便走过来接过她背上巨大的登山包,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我的小姑娘,长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埃

他的脸已变成了西藏特有的红褐色,笑容里也已有西藏独有的空旷寂寥的味道和沧桑的感觉。不再是那个白净温顺的小男孩。

这就是她暗恋了10年的男人埃从他还是个嘴角边只有淡淡绒毛的男孩开始。

坐上他的吉普,听他和自己的同事热烈的交谈,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车里放着的是这个季节很火的索朗扎西的《姑娘我爱你》。

她从来都不知道林会喜欢这样的歌,就像这个年代最流行的快餐文化。可他坐在前面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跟着轻哼了起来。

这一夜,她一直失眠。回想起很多很多他们以前的事情。

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终于在那个有着干净纯粹的笑容的男孩的背影里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她还在床上睡觉,就听到门外噼里啪啦的敲门声。她蹦跳着起来。只穿着睡衣和拖鞋去开门。

门外赫然站着林和一位美丽端庄的女子。

她的手停在半空,忽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林打破了尴尬。他说:小懒猫,还没起床埃是不是昨天坐飞机累坏了?好了,快进去把自己收拾干净吧。我和洁在楼下的大厅里等你。说完,他就拉着那女子的手转身向电梯走去。

她的心口忽然疼痛无比。

小懒猫。他依然叫她小懒猫。她初中时他给她取的绰号。可是,那又有什么用?他的手心里,已握着另一个女子的手。

她忽然有片刻的后悔来到这里。

这一天,林带她去吃了西藏的特色小吃手抓羊肉、糌粑和酥油茶。然后又带她去逛布达拉宫和八廓街。

站在布达拉宫顶上向下望,她看见整个拉萨市区到处是一片片掩映在绿树中的新式楼房。唯八廓街一带飘扬着经幡,荡漾着桑烟。她又有瞬间的恍惚。

在她的心中,她一直以为整个拉萨都应该是八廓街那样子的。到处是具民族风格的房屋和街道,聚集着来自藏区各地的人们,他们都穿着本民族的传统服装,手里拿着转经筒和念珠。可是,眼前的拉萨已变得和她见过的每一个大都市一般无二。她心里陡然升起深深的失望。

静,一切都会变的。是林的声音。

是啊,一切都会变。她本应该想到的。只是在她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一切都已变得面目全非。

晚上,林带着她和洁去酒吧喝酒。另外还叫了一大帮他的战友。

她坐在他对面,看他与那些男子划拳喝酒,间或冒出一两句脏话。她突然觉得,自己离他好远。

他依然美好。真实无比。只是已不再是她爱的男人。

她顿时释然。

她忽然明白,她其实早已不爱他。她爱的只是那段有他的时光。

晚上,在酒店里,她给慧打电话:慧,我给你讲我暗恋一个人10年的故事,好不好?

他便伸过手来拉着她向教师走去。

那一刻,她的心里有从未有过的宁静。

开完班会后分座位。她和他是同桌。

她看见他转过头来对着她甜甜的笑,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她便也开心的咧开嘴笑。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高兴。也许只是因为老师把他们分在了一起。

那三年,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他的成绩很好。还是班长。

不愿落后于他,本不喜欢学习的她也渐渐刻苦起来,慢慢缩小着与他之间的差距。

那时的她单纯的以为,只要自己认真学习,便可以永远站在他旁边,静静的看他。却不知道,有的差距是天生的,永远也缩小不了。就像他生在荣耀的军人之家,而她只是一个没有父亲的野孩子;就像他永远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而她换来换去都只有那两套已洗的发白而且略显短小的衣物;就像他永远都是快乐向上的,而她的眼中有着太多她这个年龄的孩子不懂的忧郁。

静,你怎么了?我又惹你生气了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很多时候听他在耳边这样委屈的道歉,她都好想告诉他,不关你的事,我只是自己难过而已。可是,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哭的更凶了。

静,不要哭好吗?我给你看我新买的小人书。

他伸过手来为她擦眼泪。桌子上还放着崭新的他都没来得及看的《三毛流浪记》。

林,你不讨厌我吗?我老是哭。她睁着尚自红肿的眼睛,困惑的看着他。每次她这样哭的时候,妈妈都会凶狠的打她,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可怕的光芒。原创文学:情感散文网(www。5ylive。com)

不会呀。你哭,肯定是因为我不小心惹你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他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表情严肃。

那时的他,胆小而乖巧,总是任由她欺负。

那一次,她突然想溜到郊外去放风筝。她便喊着林一起去。

静,我们不去好不好?下去还有语文考试呢。林看着她的脸小心翼翼的说。

胆小鬼。害怕就算了。我自己去。她转身往教师外面走去。

静。他在后面叫她。

她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静。他气喘吁吁的站在她面前。你等等我呀。我跟你一起去。

她小小的心里突然就溢满了快乐。

他们出了校门,坐公车去买风筝。然后又转车去郊外。

郊外的风清新而凉爽。

她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看林拉着风筝满地乱跑。

静,你过来跟我一起呀。你一个人躺在那里有什么意思?林喘着气一边跑,一边对她说。

我累了,休息一下。你先放吧。她仰躺下来,看云朵在空中不断变幻出各种形态。

她从未见林那样放纵过。虽然他一直都很快乐。可他一直也都只是一个被约束捆绑的乖孩子。她听见他在风里洒下大片大片欢乐的笑声。心里满是得意。

第二天,班主任把他们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训话。

说,你们昨天到底跑哪去了,连语文考试都不参加?老师脸上满是气愤。

他们互相看了几眼,都没有说话。

林,你说。

他依然没有开口。

林,你是班长埃而且,你以前是那么好的一个学生。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老师语重心长的说。然后转过头来看向她,眼里满是厌恶。你真是一颗毒草。什么样的好人都能被你带坏。

老师,不关静的事。昨天我的脚不小心扭了,痛得厉害,静便送我回家了。对不起,老师,我们都忘了向您请假。林小心翼翼的说。说完露出他尚自红肿的脚给老师看。

真的?老师不太相信的看着他们,却终是放了他们回去。好了,你们回去吧。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先跟老师讲。

是的,老师。那我们先走了。林拉了她的手就往门口走去。

林,你要做个好孩子。临出门前,她听见老师的声音从背后幽幽的传来。

你为什么不揭穿我?走在路上,她转过头来看他。

他一瘸一拐的跟在她身边,受伤的右脚半拖在地上。那是放风筝时,她故意放了一块石头在草地上的。她看见他跑过来,便放在了那里。

我们是好朋友嘛。他眯着眼睛笑。眼里一片纯净。

谁是你的好朋友?她转身便跑。

静,等等我。他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还有脚拖在地上的“沙沙”声。

她却没等,一扭身钻进了教室。

他进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座位上抹眼泪。

静,你怎么了?我又犯错了吗?哎,我真是个笨蛋。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里面满是懊悔和自责。

林,不关你的事。

她便把她的故事讲给他听。包括她从未谋面的父亲;包括她整日酗酒发疯的母亲;包括她每日放学后都要去街上捡瓶子卖……

她没说完,他的眼泪就挂了满腮。

静……他紧紧的抱着他。他的眼泪流到她脸上,她却不哭了。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哭了。她也不再讲她的故事给任何人听,包括她最好的朋友慧。

她觉得,这个世界有他一个人能够理解她。她已经足够。

初中很快过去了。他考入了全省最好的高中,而她只进了普通的三中。

没有他在身边,她便日益的放纵自己。

她整日整日的看小说,在所有老师的课堂上。

起初,还会有老师提醒她。她就站起来和老师顶撞。

后来,老师也就不管她了。只要她不影响其他人就好。

她就是在那时候认识慧的。

有的时候,她真的很奇怪。

她明明是这样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可是,她的朋友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比如林。比如慧。

她是在校外的日语补习班里认识慧的。

她不是一个好学的人,却对这种拗口的语言有一种天生的热情。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那天,她正趴在桌子上看小说。日文课还要半小时才开始。这段时间教室里没人。突然,一个女孩站在她面前。她穿雪纺的白色连衣裙,妆容一丝不苟,如同她的笑容。

坐吧。她挪开自己的书包,又埋下头去看书。

你看的是什么?那女子探过头来问。

张爱玲的《长恨歌》。

哦,这本啊,我也很喜欢呢。

她们便热烈的交谈起来。

后来,她才知道,那日慧是故意早到坐在她身边的。

我一直都想认识那个眼睛里有与年龄不相称的深深寂寥,却会看张爱玲的女孩。她深深的吸引了我。慧眨着慧黠的眼睛,笑着看她。

慧,我不是一个好女孩。我是毒草。她定定的看向她,两眼清明。

我相信我的眼睛。更相信你。

她便无力的笑了。

慧说,她相信她!可是,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呢

TY8天游平台会员交流QQ群:34545718 , 期待您的加入!

分享到:
0
顶一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手机访问
  • 手机扫描二维码
    访问TY8天游平台网站
  • 手机扫描二维码
    关注TY8天游平台官方微信
  • 发表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