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鹿鼎注册社会鹿鼎注册家庭教育生活鹿鼎注册友情鹿鼎注册
返回首页

回家变奏曲 家还是那个家

来源: www.yIqig.com 时间:2015-09-28 编辑: 平台网址鹿鼎注册
回家变奏曲 家还是那个家

今年春节回家也是自母亲1996年去世之后第一次回家,母亲不在了,总觉得缺少些温暖,父亲比较粗心,话也不多,不像母亲在时,我们可以围在母亲身边,可以任任性,可以和母亲拌几句嘴,这都很温暖。而自母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时常在梦里梦见母亲,梦见还是儿时在家的样子,也时常在梦中哭醒,这种伤感,这么多年一直围绕着我,也许是在母亲跟前愧疚吧,这么多年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母亲在时,一直被疾病困扰,远在异地的我也是无能为力,直到母亲去世,我也没能守在跟前。

随着年纪的增长,思乡的情结会越来越严重,时时纠结的我夜不能寐。时至今日,我才终于明白,当年祖父在他身体不行时急切地想回家的原因,也才理解一位漂泊异乡老人对家乡的思念之情。那时我还小,还不明白为什么,只听爷爷和父亲说他想落叶归根,不想就这么老死在异乡。解放前期祖父被打成反革命,逃出来才捡了一条命,从此飘迫异乡再也没回过故乡。之后父亲也拖儿带女的携母亲寻到陕西,因为成分,他们父子最终不敢相认,父亲一直称祖父为叔叔。祖父去世时是一九七九年冬天,刚开完十一届三中全会,政策还不明朗,祖父想回故乡的念头最终也没能如愿,因为大伯一家怕受牵连,大伯母拒绝祖父会去,我的祖父最终客死他乡,带着对家乡的思念走了。这对父亲的打击很大,也留下了很多的遗憾。祖父的书法相当了得,双手写的梅花篆字是很有名气的,只可惜,一场动乱全都被毁了.祖父是一介书生,他至死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了反革命。

这么些年对回家总有种说不出的恐惧,一是害怕睹物思情,二是害怕找不回失去的温暖,总之近二十年的时间,我也就在夏季回去过两三次,其他时间我都借口忙而不愿回去,这些年,老父亲时常被我骗过来和我一起过春节,虽然少了大家庭的其乐融融,但有老父亲在跟前心里也踏实很多。也许是年纪的缘故,今年已八十四岁的老父亲说什么都不肯来,也许是怕我生气,他不说不来,而是一直往后拖,眼看要过节了,老父亲干脆说,今年不去了,等开春再说吧。我知道这是谎话,每次一过完春节父亲都会急着赶回去,那里有他和几个老伙计合伙开的荒地,在那一片地里种着他的快乐与希望,他怎么可能过完春节再来呢。眼看没希望了,在腊月二十九我终于下决心回趟家,回去看看我的大哥和兄弟,回去拜祭一下我故去的母亲(YIqiG.CoM)。

大年三十终于踏上了归乡的路,激动的心情是难以表述的。年三十赶路的人也不是太多,大多都已提前回家了,所以车上人并不多,与想象中大相径庭,诺大的长途车就坐了我们十个人,在晕车药的作用下昏昏沉沉,当踏入故乡的地界时,我开始有点激动,那山那水,都是那么亲切。虽然寒冬的山是那么的萧条,河流也已被冰封,可我的心是热的,内心的狂热把寒冬都能捂热,多少个日日夜夜思念的家就在眼前了,我又怎能安住一颗激动的心,常言说得好,美不美故乡水,故乡的一切在游子的眼里都是完美的。进到县城,我有点陌生,变化太大了,以至于如果不是小侄子在门口接我,我竟然找不到家门。

山还是那座山,家还是那个家,老父亲为我们准备了很多吃的。这是听弟弟说的。原本不让父亲准备年货,春节在大哥和弟弟家轮流吃饭,可一听说我们要回去,父亲放下电话就去街上置办了很多年货,好在家就在县城,买东西还算方便,否则父亲不定会怎么着急的。父亲连夜为我们做了很多吃的,丸子,麻叶,带鱼等等。听着弟弟的叙述,眼泪一再的模糊了双眼。在家稍事停顿,大哥带着我们姊妹几个去墓地拜祭母亲,母亲地下要有知,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家乡的变化之大,让我一下回不过神来,在家的那几天,老父亲,大哥还有弟弟领着我四处转转,映入眼帘的都是些崭新的东西,不大的小县城可谓翻天覆地的变化,据说投资巨大,有些投资让人乍舌,我不知道对一个贫困县搞这么大的投资有何用,一栋栋高楼都闲置着,一些无谓的花费让人痛心,据说山里还有读不起书的孩子,让人无语……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我又匆匆踏上了归途,父亲,大哥和弟弟的身影在疾驰的车窗外越来越小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