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网址鹿鼎注册平台网址哲理思想思维为人处世平台网址随笔
返回首页

生存其实很简单

来源: www.yIqig.com 时间:2010-12-04 编辑: 平台网址鹿鼎注册
生存其实很简单

   生活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大峡谷中的雕用一种特殊的树枝筑巢。为了寻找这种被称为“铁树”的树枝,一只雌雕一天中有时要飞行200英里。“铁树”的树枝上还生着许多刺,使得雕巢能够牢固地建在峡谷的悬崖上。巢建好后,雌雕还要在上面铺上树叶、羽毛、杂草,防止幼雕被刺扎伤。

   随着幼雕渐渐长大,它们开始在窝内争夺生存空间。它们对食物的需求量迅猛增加,以至于雌雕再也不了它们的需求。雌雕本能地感到,为了让这窝幼雕生存下来,就必须让它们离巢。

   为了激发幼雕的独立生存能力,雌雕开始撤去巢内的树叶、羽毛等物,让树枝的尖刺显露出来。巢变得没有从前那么舒适了,幼雕纷纷躲到巢的边缘上。这时,雌雕就逗引它们离开巢穴。一旦幼雕离巢后向下坠落时,它们就拼命地扑打着翅膀阻止坠落,接下来的事情对于雕来说再自然不过了——它们开始飞行。

  生存其实很简单,拒绝坠落就行了。

  不知捕捉黄鳝的人将他手中的那个小小的竹笼子申报了国家专利没有,我觉得那东西完全可以得到一个专利号,因为它十分巧妙,做起来也不费事,却实用得很。一束细篾编织成拳头粗细的笼子,笼子尾部是进口处,一圈轻而簿的篾瓣朝里形成一个漩涡状茬口。黄鳝被笼里的诱饵吸引了,就从那篾缝里钻进去,但是它在笼子里面没法转身,于是被收笼子的人提起来,没有一条能够逃脱的。其实这笼子什么机关也没有,只有进口处那一圈篾瓣。它是利用了黄鳝的尾部特别敏感,只要一触到硬物整个身体就向前游动这一特性,断了黄鳝的后路。假使黄鳝敢于朝后退一步,那么就没有哪一条黄鳝能被关进笼子而束手待毙的。

  当初黄鳝是怎么进来的呢?当然是顶着篾瓣钻进来的,因为那时诱饵在前,就什么也顾不上了,硬着头皮往前钻。等到后退的时候,篾瓣的尖梢一根根扎在尾上,它不知道后面那坚硬的是什么东西,退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所以一触即缩,怎么也鼓不起勇气朝后退,就只好在笼里一直呆下去。置身险境而不敢后退一步,这类现象在动物界并不鲜见。然而作为高等动物的人也常犯这类错误,甚至于将自己推上了绝路,这就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了。

   生存其实很简单,有勇气后退就行了。

   在美国西部人烟稀少的沼泽地带,有一种鱼,叫肺鱼,它不但可以像其他鱼类那样用鳃呼吸,还有一种特殊的本领,那就是靠肺在空气中直接进行呼吸,因此被称为肺鱼。
 
  每当旱季到来、水源枯竭的叶候,肺鱼就将自己藏匿于淤泥之中,仅在相应的地方开一个呼吸孔。它们这样使身体始终保持湿润,在泥屋中养精蓄锐。数月后,雨季来临,泥屋便会在雨水的浸润冲刷下土崩瓦解,肺鱼又重新回到有水的天地。

  土著人居然拿肺鱼当美食。他们在旱季出发,来到肺鱼生活的沼泽地。这时,沼泽地里到处布满了泥屋,几乎每间泥屋都藏着一条肺鱼。土著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将肺鱼捉住了,但他们并不立即将肺鱼煮着吃,而是先用一盆清水将肺鱼荞几天,章肺鱼体内的脏东西都吐出末了,再将肺鱼放在早就用白水以及各种调料和好的面糊里,肺鱼以为旱季到了,便将面糊做成面屋把自己包裹起来。这时,土著人便可以将肺鱼连同它的“泥屋”一起烤熟后再吃。据说,肺鱼自己构筑的面屋因为充分渗入了肺鱼的黏液而味道十分鲜美。

  生存其实很简单,不要被模式束缚就行了。

沙丁鱼是青年鲸鱼爱吃的鱼。沙丁鱼常常被它成群结队地吞进腹中,青年鲸鱼已严重威胁着沙丁鱼的生存。沙丁鱼中的一位智者决定除掉这条可恨的鲸鱼。可是,沙丁鱼要杀死鲸鱼,那不是白日做梦吗?但这个沙丁鱼中的智者自有它的想法。

  于是,它组织一群群沙丁鱼向这条青年鲸鱼冲去。青年鲸鱼感到很好笑,这同送食物有什么两样?于是,面对纷纷冲上来的沙丁鱼,它不紧不慢地张开大嘴,将一群群沙丁鱼尽收口中。事情显而易见,胜利者百分之百是鲸鱼。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沙丁鱼总是以而告终,而青年鲸鱼总是以胜利结束战斗。每次取得胜利,青年鲸鱼都十分兴奋,它总是兴致勃勃地追逐沙丁鱼的残兵败将,将它们一一收入口中。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中,它体味着胜利者的喜悦和自豪。

  有时,青年鲸鱼想,沙丁鱼这样同自己决战,实在是太愚蠢了,如果要从海洋中选世界上最愚蠢的鱼,那么非沙丁鱼莫属了。

  一天,又一大批沙丁鱼向青年鲸鱼发起了挑战,青年鲸鱼一张口就将它们消灭了大半,剩下的一小部分狼狈逃窜。青年鲸鱼来了兴致,心想,你们哪有我跑得快,一个也别想逃命。于是,它尾随在后,一口一口地吃掉沙丁鱼。沙丁鱼越来越少,但仍然有一些沙丁鱼试图逃过青年鲸鱼的追杀。青年鲸鱼决定乘胜追击到底,将它们彻底消灭干净。

  青年鲸鱼忘了追出了有多远,正当它要张口吞下最后一群沙丁鱼时,忽然发觉自己的肚皮已经触到了浅水滩的沙子。它知道这很危险,可是,由于用力过猛,它此时已经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见它的巨大身躯一下子冲上了沙滩,再想抽身返回,可是来不及了。它搁浅了,它挣扎着,不久就无奈地死去。

   生存其实很简单,胜利时,保持冷静就行了。

  生活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附近的深海中的水母却与众不同,它们的触须有人的手臂粗,每只水母重达60公斤,不但体型大,肌肉也比其他地方的水母强健有力。同是水母,为什么生活在这里的如此强壮呢?

  美国蒙特利湾水族研究所的凯文·拉斯科夫,是一位研究水母的专家。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他对这种巨型水母进行长期跟踪研究,结果发现,与这些水母为邻的居然都是海洋中最凶猛的动物,如虎鲸、鲨鱼等。

  为了躲避这些凶猛的动物,水母不得不快速逃命,每天的快速游动把它们的身体锻炼得十分强壮。可是,就算水母逃命的速度再快,也还是经常被那些凶猛的动物咬伤,轻则触须断裂,重则皮开肉绽。令凯文·拉斯科夫惊讶的是,这些被咬得遍体鳞伤的水母不但不会死,而且很快会从折断触须的根部长出新触须,伤口也会迅速愈合,因为伤痛刺激了新陈代谢。水母就是在这样残酷的环境里,在性命攸关的中,在肉体剧烈的伤痛里将自己一点点变得强大起来的。

   生存其实很简单,在艰苦的环境中选择坚强就行了。

  上帝造了一群鱼,又给了它们一个法宝,就是鱼鳔。鱼鳔是一个鱼可以自己控制的气囊,鱼要以用增大,缩小气囊的办法,来调节沉浮。这样,鱼在海里生活就轻松多了,有了气囊,它们不但可以随意沉浮,还可以停在某地休息。鱼鳔对鱼来讲,实在是太有用,太需要了。

  上帝没意料到的是,鲨鱼没有前来,就没有给鲨鱼鱼鳔。鲨鱼是个活泼,调皮的家伙,它入海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上帝找了很长,费了好大的劲也没有找到它们。上帝想,这也许是天意吧。既然找不到鲨鱼,那么只好由它去吧。这对鲨鱼来讲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它会由于没有鱼鳔而很快会被海洋吞没,淘汰。上帝为此感到很不安,很。

  亿万年后,上帝想起他放到海中的鱼来了,他忽然想看看鱼们现在到底生活的怎么样了?他特别想知道,当初没有鱼鳔的鲨鱼如今到底怎么样了,还活着吗?是不是已经被别的鱼淘汰,吃掉了。

  上帝将海里的鱼家族都找来的时候,面对千姿百态、大大小小的各种鱼,上帝问:“谁是当初的鲨鱼?”这时,一群威猛、强壮神气飞扬的鱼游上前来,它们就是海中的霸王——鲨鱼。上帝十分惊讶,心想,这怎么可能呢?当初,只有鲨鱼没有鱼鳔,它要比别的鱼多负担多少和风险啊,可现在看来,鲨鱼无疑是鱼类中的佼佼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鲨鱼说:“上帝,我们没有鱼鳔,就无时无刻面对,因为没有鱼鳔,我们就一刻也不能停止游动,否则的话,我们就会沉入海底,海底的会叫我们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亿万年来,我们从未停止过游动,没有停止过抗争,游动与抗争成了我们的生存方式。”

  生存其实很简单,把缺陷转化成动力就行了。

  我们都知道,蜜蜂对不请自来的入侵者是毫不留情的。它们屁股上的针刺令任何垂涎蜂蜜的家伙都忌惮三分。不过当蜜蜂预见它们的死敌——黄蜂的时候,却往往在劫难逃。

  我国有一种凶猛可怕的大黄蜂。这种大黄蜂体形巨大,工蜂翼展可达5厘米,是世界上所有黄蜂中最庞大的一种。它们专门侵入其他种类的蜂巢,掠夺别人的幼虫供自己的幼虫食用。有些种类的蜜蜂对这种强盗束手无策,只能任人宰割。

  生物学家甚至观察到一只大黄蜂在6000只普通蜜蜂面前为所欲为的惨状。当时,大黄蜂就站在蜂巢边上。无辜的蜜蜂一只又一只的站出来保卫他们的家园,但是却被那个强盗一只又一只的撕碎。当所有的卫士都牺牲了之后,大黄蜂就轻轻松松的进入蜂巢,把幼虫都挖出来。

  但是我国有一种蜜蜂在与大黄蜂的长期战斗中,却发展出了一种特殊的防卫方法,让入侵者有来无回。另外一种50年前才从欧洲引入到我国的蜜蜂,也在短内学会了这种自卫方法。但某一只打算不劳而获的大黄蜂飞扬跋扈的闯进蜂巢时,几十只蜜蜂立即集结,把大黄蜂包围起来。它们并不打算用蜂针进攻,而是抱成一团把大黄蜂卷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再散开的时候,那个入侵者已经很难看得死了,被工蜂拖走,像扔垃圾一样抛出蜂巢。

  这是怎么回事呢?生物学家没有在大黄蜂身上找到搏斗留下的痕迹,但是热成像照相机却记录下了一种温度的变化:当大黄蜂被蜜蜂包围起来以后,5分钟之内,包围圈的中心温度就达到了45摄氏度。莫非这就是蜜蜂战胜恶魔的关键?

  为了证明这一点,科学家们把蜜蜂和黄蜂分别放进恒温箱里,有步骤地提高温度。结果大黄蜂在45.7摄氏度的时候死亡,而中国蜜蜂坚持到了50.7摄氏度,欧洲蜜蜂则坚持到了51.8摄氏度。

  原来,蜜蜂们正是靠着对温度忍耐力,战胜了入侵者,将大黄蜂活活烤死。蜂群是通过震动他们那强有力的飞行肌肉而产生热量的。

  生存其实很简单,团结就行了。